关于塞尔名言名句

  ●从慕尼黑飞回北京的飞机上,剧作家也提出了他的问题:"我们最后一天终于吃到包子了,一开始说是芹菜馅的,后来一吃是肉馅的,一开始是6个人每人拿了菜刀进厨房去剁芹菜,剁了3个小时,最后就出来5个人。你没注意咱们把谁落在卡塞尔了?" ----苗炜《让我去那花花世界》

  ●它可能会在下几分钟之后结束,或者明天,或者明年,但也可能到1983年的时候,我已经成为了全世界最著名的作家,和一条叫小乱的狗,还有我最好的朋友塞尔达,一起住在一家蛋糕店里。不管我的故事最后将会变成什么样,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曾经拥有过的幸运。巴尼说过,每个人在他的生活中都应该至少拥有一次快乐。我拥有过。而且不止一次。 ----《往事》

  ●“就算我把所有龙王杀了又怎么样?我的剑桥还会重现么?我的朋友们还会复活么?我仰慕的女孩们还会从坟墓里跳出来,和她们同样变成枯骨的丈夫离婚来投奔我的怀抱么?穿着我最喜欢的白绸长裙和牛津式白底高跟鞋?连我都觉得自己活着的意义都随时间流逝了,我活在这个世界上的理由也太脆弱了。但是!我依然不能允许龙族毁掉这一切,如果他们毁掉剑桥,我连缅怀的地方都没有了,如果他们毁掉卡塞尔学院,我就辜负了狮心会朋友们的嘱托,如果他们毁掉我暗恋过的女孩们的墓碑,我必须和他们玩命。因为我生命中最后的这些意义??虽然相识浮光中得幻影那样缥缈??但也是我生命中仅有的东西了!”他用力把雪茄烟头喷出车外,“谁敢碰我最后一块奶油蛋糕我怎么能不跟他们玩命?” ----江南《龙族》

  ●我这时候的外语水平,除了俄语能译一些简单的书外,其余都只能读懂书名和目录。但这“其余”包括十来个语种,而且在日益增加。例如,当时上面非常注意南斯拉夫、古巴和波兰,我于是花了一两个月时间,把塞尔维亚文、西班牙文和波兰文的大概了解一下,就能借助字典、语法书读懂书名、目录,于是就和这方面的专家大胆交换意见了。 ----沈昌文《也无风雨也无晴》

  ●好的法律应该提供的不只是程序正义。它应该既强有力又公平;应该有助于界定公众利益并致力于达到实体正义。——[美]诺内特 塞尔兹尼克

  ●239000个煎得很嫩的鸡蛋也掉出来了,组成摇摆不定的一大堆,落在整饱受饥荒折磨的潘塞尔星系的普格瑞尔大路上。

  整个普格瑞尔大陆的部落已经全部死于饥荒,只有最后幸存的一个人,而这个人几周后也死于胆固醇中毒。 ----道格拉斯·亚当斯《银河系漫游指南》

  ●而女人对自己对大的忠实则是为自己的身体,为自己这样充满着优异与缺陷的美好共同体选好一个恰好的style与size,就如95岁永恒在时尚先阶的塞尔达. 卡普兰说过,如果你看起来很美,那么你会让你周围的氛围变得美好,但永远记得做自己,你没办法把大理石变成丝绸。 ----罗小姐《男人如衣服》

  ●“但是!我依然不能允许龙族毁掉这一切,如果他们毁掉剑桥,我连缅怀的地方都没有了,如果他们毁掉卡塞尔学院,我就辜负了狮心会朋友们的嘱托,如果他们毁掉我暗恋过的女孩们的墓碑,我必须和他们玩命。因为我生命中最后的这些意义,虽然像是浮光中得幻影那样缥缈,但也是我生命中仅有的东西了!”他用力把雪茄烟头喷出车外,“谁敢碰我最后一块奶油蛋糕,我怎么能不跟他们玩命?” ----昂热《龙族2·悼亡者之瞳》

  ●中站着孤峭的黑影,他的眼底似乎流淌着熔岩,他缓缓地拔刀,双刀缚于背后,弧形的刀刃如冷月般凄迷,刀铭‘蜘蛛山中凶祓夜伏’。‘卡塞尔学院特别执行官楚子航,’黑影的声音里不带半点温度,‘你被捕了。

  ●路明非不曾见过任何一个大男孩像他那么漂亮,圆润的脸,带着一种介乎男孩和女孩之间的稚气,一举一动都是轻轻的,高雅得好像生来就不曾踩过灰尘。他靠在爬满绿藤的窗框上远眺,黄金瞳在落日中晕出一抹淡红色,丝毫不像楚子航的黄金瞳那般冷厉。

  这份安静让人不忍心打破,落日下的卡塞尔学院仿佛一张油画。 ----江南《龙族》

  ●为了肯定自己的信仰,与其烧掉一个人,还不如烧掉自己……。杀掉一个人,並不等于在捍卫一个教派,而只是杀掉一个人。当日内瓦人杀了塞尔韦特,他们不是在捍卫一个教派,而是杀了一个人。 ----Micheal Servetus《Contre le libelle de Calvin》

  ●Stefan·salvatore(斯特凡·塞尔瓦托):"你恨我吗"

  Caroline·forbes(卡洛琳·福布斯):"是的,我恨你,因为我不恨你,就只能恨我自己毁了我们的友谊,我不该沦落至此,所以,我只能恨你。" ----卡洛琳·福布斯《吸血鬼日记》

  ●文笙平生第一次一个人出了远门。这一年他十四岁。

  这一年世界上发生了许多事情。德国占领布鲁塞尔与巴黎,日本进驻属印度支那,温斯顿·丘吉尔当选英国首相,他的前任张伯伦逝世。也在年,功夫巨星李小龙与球王贝利出生。

  这些他全不知道。但是这天,他在火车上翻看一张报纸。上面写着南京民政府第五十九军军长张自忠将军,殉国。

  照片上的男人,未着戎装,而是戴着礼帽,一袭长衫。浓眉下是双温存的眼睛。文笙看到,将军的人中深而阔。他想起吴清舫先生教他,相学里人中主“食禄”。长着这样人中的人,生命宽厚,寿数绵长。 ----葛亮《北鸢》

  ●塞尔日·达内曾提出了八个类别的分类方式,以此重新发现好电影:

  1.无可争议类。陪伴一生的电影。值得反复看的。首选片单。百看不厌的。

  2.成为或有可能成为无可争议的,但现实中同号较少。

  3.只看过一次的流星类作品,另类片单,第二梯队单集。

  4.有鲜活的记忆,但之后印象模糊。

  5. “别人家的大师作品”,然后,终于,也成为了我眼中的大师作品。

  6.激发个人感情的,不过未必具备可分享性。

  7.一度对我们而言杰出或重要的,却不忍重看的。没有重看过的。

  8.发挥不稳定的蹩脚电影。与童年经历相关。 ----蒂耶里·福茂《我与戛纳》

  ●“我听见了风声,满世界的风声。”曼施坦因教授低沉地说,“诺诺,你们学生有没有觉得卡塞尔学院的教育很残忍,很少有人第一次听到龙文咒文的时候,第一次接触到世界本相的时候,感觉到开心快乐,如果早知道,是否不要揭开那层温情的面纱更好些?” ----江南《龙族Ⅰ火之晨曦》

  ●我用和其他人一样的回家方式回到这个不属于我的家:道拉多雷斯大街上的那间大办公室。我回到我的办公桌,就像回到抵御生活的堡垒。我的内心一阵痛楚,痛楚到想要哭泣――为我那用于记账的账本、为我那用过的旧墨水瓶、为在我附近弓着背写提货单的塞尔吉奥的背影。我爱这一切,或许因为我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去爱,或许,即便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人类的灵魂去爱,我仍然――不得不给予我的爱――不论它渺小到区区一个墨水瓶,或大到冷漠星空。 ----费尔南多·佩索阿《不安之书》

  ●我还记得布鲁塞尔一家修道院的厨房,我在那儿满怀敬意地目睹酵母、面粉、水的神秘结合。一位未穿袍子的修女,以码头工人的臂力和芭蕾舞者的轻盈手势,将面团排放在圆形和长方形的面包模具里,上面覆盖涤洗过千百遍的白布,让它们在窗下一张中世纪的大木桌上发酵。她工作之际,面粉与诗的家常奇迹便在厨房另一端展开,面包模型的内容物渐渐具有生命,为了掩饰待烘面包的赤裸而罩的白巾底下,有种缓慢而性感的过程在渐进地回应。发酵面团的酸味,融合了新出炉面包浓郁扑鼻的气息。而我,坐在那个石砌房间的黑暗的角落里一张忏悔长椅上,沉浸在那神秘过程的温暖和氤氲中,竟莫名所以地哭泣起来。 ----伊莎贝尔·阿连德《阿佛洛狄特》

  ●你看,白天里我们每个人在生理上都是“醒着”的。但并没有多少人是真正“活在当下”的。

   而生活中一切积极、新颖、快乐、美好、有爱的东西,都源自“当下”。

   当我说“活在当下”时,我指的是真正与这一瞬间相连相融。外在世界的干扰和喧嚣褪去,你的思想落在这一真实的刹那,而不是过去或将来。

   我意识到当我使用类似“瞬间”或是“刹那”这些词语时,一些人可能会觉得有些怪异。他们可能会这么想:“噢,拉塞尔马上要大谈特谈他那些‘禅’的玩意了。”

   但“活在当下”这个概念,真的同异国哲学或神秘主义没有什么关系。实际上它是一种每个人都十分熟悉的状态,也是每天我们都在体验的状态。 ----拉塞尔·西蒙斯《用安静改变世界》

  ●有些号称严谨的人提出了玄秘出身的说法:得到十四世纪修女口谕的小女孩!来自某个遥远星球的古代纳斯卡王!欧嘉女大公,遭谋杀前后都在写作!以及其他谬论:一名凶狠的塞尔维亚民族主义分子,只知其外号叫“阿匹斯神的抄缮官”!几乎可以确定为虚构的“最后一个西班牙海盗”胡安·布拉斯·科瓦鲁维亚斯!那百万只闻名遐迩的打字猴!这些全都不值一哂。

  我没有兴趣争辩哪个石察卡的“可能人选”概率最大。我不知道他的本名、出生地或母语为何,不知道他的身高、体重、地址、工作经历,或旅游路径,不知道他是否犯下过任何一桩他曾被指控的非法、破坏或暴力恶行。我不在乎其他人认为他是谁或对他有何看法。 ----《忒修斯之船》

  ●令我疑惑的一个问题是,哲学家们普遍赞同,意识精神这种秉赋是个人所独有的,哲学史上一切关于主体与客体,主观与客观的矛盾的根源,都集中在意识是人的自我性的本能,这是维我论最大的病根。萨特的存在与虚无的理论,胡塞尔现象学的主体间性问题,以及莱布尼兹的单子论的,都在此夭折了,意识的个体性,促成了存在与差异观念的诞生,使得一切的矛盾化得以成为现实,就像潘多拉的盒子,一样迷惑众生危害甚大。 唐棠 哲学随笔。

  ●“在塞尔维亚的雪地里我们已经换了心,你的心就是我的,而我的是你的,今日埋下去的是我们”。 ----三毛

  ●弗拉梅尔,这个姓氏在卡塞尔学院内部几乎无人知晓,学员们只知道那是副校长,在守夜人讨论区里的ID是“午夜甜心”和“大飞行时代”,最大爱好是喝酒,第二爱好跟看起来像女生的ID聊天,聊得热火就问人家要照片…… ----江南《龙族IV·奥丁之渊》

  ●世界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糟。

  ——塞尔提·史特路尔森 ----《无头骑士异闻录》

  ●奥黛丽曾说过一句:“万事皆有可能,没有不可能,只有 不,可能。简单的一句话,却足以撼动天地,让命运之轮为之扭转。

  她高贵、优雅又活泼、淘气、在约束与自由的夹缝中探寻爱情的气息。

  回溯时光的轨迹,这个美丽的生命诞生在西欧的美丽城市 布鲁塞尔 比利时首都。

  布鲁塞尔的每一个细节都有着一份纯净的优雅,那里的人们也总是彬彬有礼且富有浪漫气息,在奥黛丽、赫本身上,我们同样能看到这样的特点。

  奥黛丽的一生并非一帆风顺,出生才六周的她,就遭遇了百日咳的折磨,险些丧命。好似上帝不忍如此可人的小生命就此离世,这个美丽的小天使得到了眷顾,身体出现了由浅及深的生命迹象,以自身意志与病魔相抗,逐渐恢复了健康。 ----《奥黛丽·赫本》

  ●可怜的尼采在都灵,吃着妈妈从巴塞尔

  寄给他的腊肠。租住的房间,

  一面小方窗框着山脉之上

  八月的云。沉思默想

  事物的形式:那摇晃着的一根

  阿尔卑斯耧斗菜的短枝,夏日阳光里

  曾饱受冬天摧残的雪松树干,歪斜的山杨树干

  它穿过积雪场扭曲挣扎着向上。

  “到处荒原生长;悲哀

  他的荒原在内心。”

  濒死于梅毒。修剪蓬乱的胡须。

  热爱比才的歌剧。 ----罗伯特·哈斯《桃金娘柔软的花环》

  ●这就是开始。现在阿克塞尔罗德是真正研究科学了,不再搞具体的检测了。这是科研——探索未知世界,做出科学发现。搞科研,直觉很重要。没有书可以查答案,因为你就再写书,你就再寻找答案。你长久的在未知世界的迷雾中摸索,凭感觉寻找正确出路。所以你必须不怕模糊不清和捉摸不定的情况 ----罗伯特·卡尼格尔《师从天才》

  ●故事是我们思想和激情的体现,用埃德蒙德·胡塞尔的话来说,是我们意欲向观众灌输的情感和见识的“一种客观关联”。 ----罗伯特·麦基《故事》

  ●菲力克斯、塞尔达以及凯亚最终选择跳下了开往地狱的纳粹的火车。但是可怜的凯亚被纳粹的机关枪扫射到,丧了命。可我觉得这对她并不是最坏的结局,比起我们所知晓的集中营里痛苦的日子,也许长眠在开满鲜花的树下已经是幸福了。菲力克斯和他救下的小女孩活了下了,故事就此结束了。我不知道后来他们以及被火车带走的巴尼和孩子们后来的命运,但我真希望他们最后是活了下来,直到战争结束,过上幸福的生活。 ----莫里斯·葛雷兹曼《往事》

  ●我找不到鲁塞尔特工的踪迹,死了15到20个全武装的雇佣军,像马戏团进了城,这还不是最糟糕的……金凯德不见了。 ----《王牌保镖》

  ●我们离别了故土,在他乡却多了重逢的机会。伦敦、巴黎、纽约、渥太华、布鲁塞尔、约翰内斯堡。我们在异乡的街道上兴高采烈地说着中文,仿佛昨天才在北京、上海、广州分别一样。只是聊到酣处,扭头用中文请侍者加水的拿一刻,才发现黄昏悄然降临,自己和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 ----和菜头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jingdian/2760.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