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康公主是什么人?颜值高,文采高,身份高

  下面由诗词文学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福康公主是什么人,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接着往下看

  《清平乐》已经落下帷幕,但是一些历史片段却深入人心。宋仁宗的第一个女儿,福康公主,也就是徽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仁宗唯一的女儿,仁宗有过儿子和其他女儿,但都是夭折了。

  所以仁宗的作为父亲,可以疼爱的对象只有徽柔,所以徽柔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成为大宋朝最耀眼的明珠。可是这种光环并没有伴随她一生,或许一个人的福气就是定数,小时候用光了,长大就没有了。

  

  徽柔小时候非常的乖巧懂事,就是皇帝的开心果,顺气丸。一次仁宗生病了,不见好转,徽柔真的是难过,他自己一个人赤足散发,悄悄的来到假山后面,替他的父亲祈祷,愿意为自己的父亲受过,使仁宗更加爱她。

  也不怪仁宗宠女儿,老赵家的基因可能有问题,赵光义这一支,每一代都是子嗣艰难,徽柔出生后,其他的宾妃生的基本上都是女儿,而且是生一个挂一个,13个女儿只活了三个。在很多年里,徽柔是千倾地的一颗独苗。

  仁宗后宫总是经历着这样的循环——出现孕妇{狂喜}——期待儿子-{搓手等待开奖}——生了个女儿{女儿也好}——孩子夭折{唉!}。作为一个伤心的父亲,这宫里唯一能治愈宋仁宗的就是健康活泼的徽柔,怎么可能不宠?

  在福康公主20岁时,宋仁宗给她举行了册封礼,福康公主也是宋朝第一位举行册封礼的公主,待遇和皇太子相同。徽柔堪称颜值高,文采高,身份高的三高公主。

  三高公主

  道。宋朝的公主出嫁为“出降”,一个降子体现了官家之女,屈尊下嫁的姿态。

  相对应的,驸马娶公主需要“升行”,就是:以祖为父,以父为兄,就把公主事舅姑之理废掉。也就是,李炜娶了公主,辈分上就和自己的父亲相当,以兄弟之理待自己的父亲。

  这样做就是保证公主下嫁后的尊贵地位,公主不需要以公婆之理对待驸马的父母,那么我就明白为什么公主给婆婆叫阿嫂看电视时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徽柔给自己母亲叫姐姐,给婆婆叫阿嫂,后来经过查证终于知了。他和李炜的父亲是平辈,当然就叫嫂子了。这居然是大宋的礼制。人家娶得是媳妇,驸马娶得却是姑姑。

  

  不过你在想象一下,徽柔和李炜他爹一辈,和李用和一辈,而仁宗给李用和叫舅舅,难不成仁宗要给自己女儿叫舅妈?

  公主再好,也会长大,长大就面临着找婆家,这是谁也逃不掉的。国朝最高贵的女子也要嫁人,这个问题有点难?当爹的更是左右权衡,最后做出了选择,嫁给自己的生母李家。

  当时仁宗女婿人选有皇后的侄儿曹评,和娘家舅舅的儿子李玮。曹评和公主年岁相当,文能提笔成书,武能百步穿杨,风流倜傥,世人将领都夸奖,相貌出众,曾经办做后弈,一眼就被徽柔认了出来的神仙哥哥。

  两个人暗生情愫,私相授受,被仁宗发现,恼怒之下,把曹评吓得魂不附体,在大堂之上恨不得把脑袋磕烂。当然这所谓的爱情被一下子,浇的无影无踪。

  而我们来看一下李玮,史书上形容“貌陋性朴”。要知道,史书都是男人写的,很少会说某人丑陋,既然史书上都说他貌陋,估计就是真长得不咋地。李玮除了长得上不了台面,性子还老实,不太会说话,但是也绝非一无是处。

  李玮很有才华极善书画,他的水墨画流传至今。我们都知道历史上的书画浩如烟海,没有点真本事绝对,流传不到今天。就连书画大家米芾都对他的画赞不绝口。李玮是一个有内秀的人。

  假如你要是宋仁宗,我们站在他的角度考虑一下:一个是从小宠到大的神经病女儿,一边是皇后家少年风流的侄子,一边是自己亲舅舅家的老实孩子,相貌虽然一般,但绝对没有花花肠子,还比较有才华,你会怎么选?

  宋仁宗把自己的心头肉嫁给了李玮,公主府的规格,公主的嫁妆和婚礼的规模。一些都参照皇太子的来办。当时为了给公主加封,一向性子平和的仁宗和大臣们吵了好几回。

  

  可惜这场婚姻注定是个悲剧,公主是外貌协会的,一看驸马长得不好看,又不会花言巧语的哄人,而且看到他粗胖的样子,就想到驸马打呼噜,流口水,令人生厌……在徽柔眼里,驸马简直就好似一坨翔。

  后来我们也都知道,李玮的娘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她想要抱孙子,就给公主下迷药,打算让他儿子霸王硬上弓,可是被怀吉救走了。后来这个老太太又去偷看公主,发现公主三更半夜和怀吉喝酒,但是被徽柔揍了一顿,李玮发飙打了徽柔,才有雨夜扣宫门,闹得沸沸扬扬。

  徽柔回宫了,怀吉被弄去守皇陵。徽柔在家发了精神病,一直要让怀吉回来。结果怀吉回来了,徽柔的精神病也没有好。

  最后仁宗快死了,也发了神经病,又让徽柔复婚了,最终把她推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后来宗实继位,就是英宗。徽柔原来的俸禄是一个月5万贯钱,英宗直接给砍成1000贯,是原来的2%,生活从天上掉到地下。

  徽柔33岁死的时候,宋神宗去看她,公主的衣服被子,都生了虱子,冬天也没人管,不得已自己拨炭,还被烧伤了脸,神宗回来大哭一场,把李玮给贬了。说句实话徽柔,离开人侍候,生活基本不能自理。

  徽柔婚前是最高贵的女子,结婚后一步踏错,命运从此就冰火两重天。对于徽柔来说,天堂到地狱的距离,不过是一场婚礼。都说结婚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可是徽柔投错了胎。这也跟徽柔的个性有关,他被惯坏了,最后自己喝下,自酿苦酒。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renwu/10578.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