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婕妤为什么要去侍奉太后?真相是什么

  班婕妤为什么要去侍奉太后,是很多人要的问题?下面诗词文学网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解答。

  《甄嬛传》里的沈眉庄,美丽端庄、温柔聪慧,又不是倔强刚烈。她一入宫便得皇上恩宠,不但遭其他妃嫔妒忌,更是在皇帝让她学习协理六宫后,让心机深沉的皇后和骄纵的华妃深为忌惮。

  在宫中几次险些丧命后,她看透了宫斗的残酷和皇帝的寡情。于是选择了去侍奉太后,既远离了后宫的纷争,也为自己找了一处安身立命的荫庇。

  当然,沈眉庄是文学作品里的人物,其实在中国历史上,还真有这样一个人,先是受尽皇帝宠爱,然后被排挤被陷害,最后自请去侍奉太后。这个人就是汉代成帝的妃子班婕妤。班家女才貌双全,入宫受宠

  班婕妤出身功勋之家,其父班况曾任职军中抗击匈奴。班况的子孙后代中,孙子班彪是史学家。班彪的子女班固、班昭也是著名史学家,班超是东汉名将。兄妹三人是班婕妤的侄孙。

  班家人就是这么出色。而班婕妤不但天姿国色,还精通历史,擅长音律,是一个才貌双全的美人儿。她既能引经据典跟皇帝交流,化解他的烦恼;也能填词谱曲,用丝竹为皇帝解闷。

  

  汉成帝对她非常宠爱,进宫不久,就把她从少使(汉宫里低级位分)晋为婕妤(皇后以下有昭仪,昭仪以下即婕妤)。所以,历史上人们就称她为班婕妤。

  起初,汉成帝被她的才情风韵吸引,片刻不想离开。于是,他命人造了一辆大辇车,想与班婕妤一同乘坐。结果,庄重持礼的班婕妤拒绝了。

  她说:“观古图画,贤圣之君皆有名臣在侧,三代末主乃有嬖女,今欲同辇,得无近似之乎?上善其言而止。”

  意思是说,圣明的君主旁边都是贤臣,而夏商周三代的亡国之君旁边才是宠妃,她若坐皇帝旁边,皇帝就跟那些昏君一样了。

  汉成帝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就打消了与她同坐的念头。消息传到太后与大臣们耳中,太后与大臣都赞不绝口,夸她贤德。

  可以说,作为一个后妃,谨守礼教、行事端正,不争宠、不干政,班婕妤做得是无可挑剔的,但也正是这个无可挑剔的贤德,渐渐让汉成帝失去了热情。赵飞燕姐妹入宫,三千宠爱在一身

  一次,汉成帝微服出行,在阳阿公主府上,看中一个歌女,把她带到宫中,这个歌女就是历史上著名的赵飞燕。

  赵飞燕能歌善舞、身轻如燕,汉成帝曾为她做水晶盘,她在盘子上舞蹈,风吹过,差点将她吹到水里,足见她体态的轻盈。她非常会讨汉成帝的欢心,后来又把自己的妹妹赵合德引入皇宫,姐妹二人轮流承欢,三千宠爱在一身,汉成帝已经把班婕妤抛之脑后了。

  当时的皇后是许氏,皇帝对她更加冷落。许皇后便请巫祝来设坛乞福求子,并诅咒赵飞燕姐妹。这正让赵氏姐妹得到把柄,告诉成帝说许皇后诅咒宫廷,汉成帝大怒,废了许皇后。

  

  赵氏姐妹还想用此事构陷班婕妤,说她也参与其中。结果,班婕妤不慌不忙地为自己辩解,她说:“妾闻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修正尚未得福,为邪还有何望?若使鬼神有知,岂肯听信馋说?万一无知,诅咒何益?妾非但不敢为,也是不屑为?”

  这话意思就是说,鬼神要是有知,就不会听信谗言;如果不灵验,诅咒也没用。所以,她不仅不敢做,也不屑于做那件事。汉成帝听她说得坦荡,又顾念往昔情分,不但没有惩罚,还赏赐百金。

  许皇后被废后,汉成帝立赵飞燕为皇后,赵合德为昭仪,整个后宫成为赵氏姐妹的天下。

  班婕妤深感自身危机。她左思右想,给汉成帝上了一本奏章,自请到长信宫去侍奉太后,汉成帝准奏,班婕妤移居长信宫。

  班婕妤从受宠到失宠,一是汉成帝的原因。汉成帝本身就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皇帝。他沉迷美色,贪图享受,识人不明,所以,他并不能真正地体会班婕妤内在的魅力。班婕妤之所以受宠,美貌与才华是关键因素。至于德行,并不是汉成帝看重的。所以,他看到更加美貌魅惑、同样多才多艺的赵氏姐妹时,移情别恋是必然的。

  第二是班婕妤自身的原因。她不了解汉成帝,所以给自己的定位出现了偏差。她只想做一个贤德的妃子,帮助皇帝成为一代明君。而汉成帝需要的不是贤内助,而是能让他愉快和享受的美人儿。

  比如汉成帝兴冲冲做了大辇想与她同乘的时候,她不但没有受宠的喜悦,反而一本正经地跟皇帝讲道理。这样是事情多了,等新鲜劲儿一过,皇帝肯定会觉得她很无趣。

  而赵氏姐妹不但非常迷人,又能处处迎合皇帝、讨好皇帝,她们的受宠也是必然。即便没有赵飞燕,也会有李飞燕、张飞燕出现,班婕妤被遗弃只是迟早的事儿。

  好在班婕妤还算聪慧,也足够骄傲,她看到了自身所处的危险,又不屑于争斗,她选择及时抽身。从此,她远离了赵飞燕姐妹,也远离了构陷迫害,虽难免寂寞忧伤,但总算可以不再担忧自身的安危了。

  

  受宠之时,班婕妤生下一个皇子,但几个月后,皇子夭折。班婕妤虽受宠时间不短,但再没有生育。

  到长信宫后,想到昔日的恩情与今日的孤寂,看着手中的团扇,心中悲伤阵阵涌来。她写下著名的《团扇歌》(也叫《怨歌行》):“新裂齐纨素,皎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她借团扇的遭遇比喻自己的悲惨命运,抒发了失宠后的痛苦心情。

  她写了好多诗赋,在文学史上的地位却很高,被称为西汉女辞赋家,钟嵘《诗品》将班婕妤列入上品诗人十八位之列。可惜年代久远,她的作品大多散佚,只留下三篇作品。

  汉成帝去世后,班婕妤请求去守陵,看守皇陵,比侍奉太后好还要孤寂冷清,40多岁时,班婕妤与世长辞,也葬于延陵。

  其实,沈眉庄与班婕妤的遭遇,是后宫女子悲惨命运的缩影,也是整个男权社会女子们悲惨命运的缩影。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他们的命运只系在皇帝一个人身上。受宠的未必幸福,不受宠的也更加孤寂凄苦。

  白居易有一首诗写《上阳白发人》,美丽的女孩十六岁入宫,不久就被杨贵妃发现了她的美貌,偷偷把她送到上阳宫,一辈子也未能见到皇上。从青丝到白发,一入宫门误终身。

  而班婕妤不仅被誉为后妃的楷模,还是出众的才女,辞赋大家。若非如此,她也会像其他后宫女子一样,早就在历史的长河中被湮没了。从盛极一时的宠妃到孤零零去侍奉太后,个人的不幸造就了一个辞赋家,她的作品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财富。对于班婕妤来说,这是幸还是不幸,也只能留给后人来评说了。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renwu/18384.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