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的堂公婆婆指的是谁?崇祯帝是怎么培养他的

  时间长河不停的流淌,历史在不停的发展,让诗词文学网小编带大家拨开历史的迷雾,回到那刀光剑影的年代,看看崇祯帝的故事。

  明思宗朱由检于天启七年(公元1627年)八月登上皇位,十月便将阉首魏忠贤逐出朝廷。魏忠贤在前往凤阳途中,畏罪自杀。思宗又令人抄魏忠贤和客氏家籍,将客氏处死;并将魏忠贤的侄儿、侄孙及客氏的弟弟、儿子和家属,不分老幼,一律处斩。

  一、明思宗朱由检清算魏忠贤一党

  第二年改元崇祯,思宗又旨令大学士查魏党。列出二百余名阉党名单,交由皇上亲自审定,分七等定罪处置:

  

  魏忠贤、客氏,定为谋反大逆,枭首磔尸。此时魏、客已葬,复行剖棺寸磔,并割下魏忠贤的首级,悬挂于其家乡河间肃宁。

  崔呈秀、魏良辅等六人,定首逆同谋,立行斩决。

  刘志远等十九人,定交结内侍,拟斩首,秋后处决。

  魏广徵等三十五人,定交结近侍次等,充军。

  李实等十五人,定谄附拥戴,充军。

  顾秉谦等一百二十九人,定交结近侍末等,坐徒三年。

  黄立极等四十四人,定交结近侍减等,革职闲居。

  三法司将这些人的犯罪事实注明。公布于世。至此。阉党集团土崩瓦解。思宗还诣谕:撤销各边镇的宦官监军,兵权归兵部、将帅,宦官一律返京。并为被阉党迫害的官吏平反,选用一批东林党人到各级机构任职。

  二、思宗朱由检为什么要起用宦官张彝宪?

  

  思宗朱由检采取果断的措施,夺回了魏忠贤阉党势力窃取的朝政大权,并下令不许宦官出城,罢免了掌握在宦官手中的兵权。他要亲理朝政,扭转明朝内外交困的局面。可是,此时的明王朝大势已去,江河日下,朱由检根本无力回天。即位几个月后,朱由检发现他所作出的限制宦官出城,解除宦官权力的决定,大为失策。他独揽大权,可是各级官吏和军队又没他的亲信控制,很不放心。为了培植亲信、心腹,做他的耳目,有效地控制朝,朱由检又起用家奴宦官,利用东厂、锦衣卫、实行统治。于是,宦官张彝宪被朱由检委以重任,成为监督户、工二部钱粮收支,控制国家财政的“堂公婆婆”。

  张率宪原是朱由检为信王时的近侍宦官,此人很有心计,朱由检即位后,深得宠信,成为皇帝的得力侍臣,掌官司礼监。崇祯四年(公元1631年),朱由检又恢复了宦官监军制度,派亲信官官王应朝作山海关和宁远的监军,“又遣王坤宣府,刘文忠大同,刘允中山西,监视军马”。(《明史・宦官二》)在让宦官控制军队的同时,朱由检又派张彝宪控制财政,专门为其设立个名叫“户工总理”的筱门,由其掌管,监督户部、工部的钱粮收支;其权力与边镇的兵马总督、内朝的团营提督相等,地位在户、工二部尚书之上。当时朝臣风趣地称张葬宪为“堂公婆婆”,而他确实成了明朝财政的大管家婆。

  钱粮收支,乃系国家的经济命脉,这等大事交与宦官掌管,朝臣纷纷不平。给事中宋可久、冯元飙等十余人上疏,谈论前朝任用宦官乱政之事,请思宗不要信用宜官。思宗朱由检根本不听朝臣劝谏,冯元飙一气之下,告假归乡。吏部尚书闵洪学见思宗如此不听劝谏,率领朝臣呈上奏章与皇上论争。思宗却对众朝臣说:“你们这些朝臣都一心为国,那么朕身边的近侍宦官就不忠于朝廷吗?”群臣听思宗如此说,都无言以对。

  三、由于思宗朱由检宠信宦官,一时间宦官势力又开始抬头。

  张葬宪内掌司礼监,外控户、工二部,权势在阁臣之上。崇祯五年,刚入工部的右侍郎高弘图,对“堂公婆婆”目无朝臣、盛气凌人的行为大为不满,耻于坐在宦官面前听其发号施令,拒不入座。并上奏陈述:

  

  各部署衙,议事时,尚书中巫,侍郎旁列,这本是朝廷礼法。今内臣张彝宪总理两部,召臣等议事,居高临下,端坐尚书之上,实是有辱朝廷而亵国体。皇上即令设总理公署,应诏令另立署衢,如设在工部,宜归工部统领。这样可以名正言顺内外有别。

  思宗朱由检阅奏章时,张彝宪在旁进言“这分明是对陛下诏令的不满。”思宗大为不快,旨令户、工二部臣僚,必须听从张彝宪的指令,大小事宜必经其决断。

  张葬宪有思宗撑腰,根本不把户、工二部臣僚放在眼里,趾高气扬,动不动就大加喝斥。边镇急需兵器粮草,屡屡奏报请发,可是,他为了显示自己的权威,扣而不发。掌管灰甲兵杖的主事孙肇兴,唯恐耽误了军机大事,上疏弹劾张彝宪弄权误国。张彝宪却跑到思宗面前鼓唇弄舌,使皇上驳回孙肇兴的奏章,将其发配边镇充军。

  工部主事金铉不满张彝宪的专横,上疏皇上皇上不理。于是,他便约两部同僚中不满“堂公婆婆”者,围攻巴结讨好张彝宪的部僚,众人一起向谄媚者脸上吐唾沫。张葬宪知道后非常恼怒,查出为首者是金铉,便令其去杭州查验所征钱粮。金铉以有病为由,拒不前往。于是,张彝宪将其定罪贬职为民。

  南京礼部主事周镳,见到朝廷通报,得知高弘图、金铉被罢职还乡,对宦官弄权甚为不满,于是上疏,结果疏上不久,接到诣谕,也被罢官为民。

  

  工部尚书周土朴对张彝宪不懂装懂,弄权自恣其为不满,常常因部中事务与其争执。张彝宪怀恨在心,要除掉他专权的障碍。于是,他便在思宗面前大讲周土朴的坏话。思宗传谕责问周士朴。不久,遂平长公主死,驸马都尉齐赞元向工部索取安葬费用。张彝宪为讨好皇上,批准了一大笔款项。而周士朴却比照以往安葬公主的情况,削掉了一些数额,并且没有按张宪所定的期限支付。张彝宪趁机奏上一本,使周土朴丢了官职。

  张弊宪司掌财政四年,不但没有使明朝的经济好转,而且极力地打击、排挤户、工二部臣僚,专横跋扈,把库府搞得目见空虚。可是思宗朱由检不但没有追究这个“堂公婆婆”的过失,而且还下了冠冕堂皇的诣谕,撤掉“户工总理”衙门了事。崇祯八年(公元1635年)八月,朱由检下诏曰:“往以廷臣不职,故委寄内侍。今兵制粗立,军饷稍清,尽撤监视总理。”第二年,思宗命张彝宪守备南京,其上任不久便死了。

  在魏忠贤阉党乱政不久,即又出现张彝宪这个“堂公婆婆”掌管国家财政,这表明,宦官被视为皇帝的家奴,依旧是封建统治者维护其专制不可缺少的走卒。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renwu/18421.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