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备为什么要携民渡江?曹操貌似胜利其实被耍

  刘备携民渡江的真相是什么?下面诗词文学网小编为大家带来详细的文章介绍。

  建安十三年七月,曹操大军大举南征荆州,新任荆州牧刘琮不战而降,并对外封锁了消息,准备等曹操到了再宣布,以免节外生枝。此时刘备正驻扎在樊城,发现曹军大军压境刘琮却毫无反应,忙派人逼问这才发现真相,又急又怒,忙率军弃守樊城,渡过汉水,沿着荆襄大道一路南撤,欲占据南郡郡治江陵,凭借其充足的军械粮草与曹军再来周旋。这叫以空间换取时间,持久战的精髓所在。

  樊城以北的南阳民众中有很多和诸葛亮一样都是琅琊、徐州一带的移民,他们曾亲身经历过当年曹军屠城之恐怖,如今哪怕曹操已经”从良“了,但那些恐怖已然深入骨髓,每每在噩梦中侵袭而来,加上刘备刘表多年来刻意的宣传,更是推波助澜,蔓延成群体的恐慌,带动所有百姓都患上了严重的”恐曹症“,于是全民一时陷入疯狂,大家都携家带口,扛着锅碗瓢盆,欲随刘备一起渡江南逃。

  

  兵贵神速。曹操已在宛城,离樊城才两百多里,刘备若要赶在曹操之前拿下江陵,带上这么多民众是不可能的,所以大家决定让关羽水军接受大部分民众(南阳人傅彤、陈震、魏延、宗预、黄柱、郝普大概就在这个时候加入刘备麾下),并负责运送辎重物资(这可是刘备七年来攒下的老本),沿汉水南下,经宜城、钟祥至扬口(今湖北潜江西北,又称汉津),再由扬口进入汉水的支流扬水,向西航行可抵江陵,与刘备诸葛亮的陆军会和。关羽的水军足有近万人,战船数百艘,是刘备日后对抗曹操的主力。经济学告诉我们,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否则篮子一翻,全部完蛋。所以如今,敌强我弱,兵分两路,保存实力,很重要。

  刘备为何不坐关羽这些又快又安全的船直下江陵呢?因为他还要去襄阳城下走一遭,那里还有很多老朋友,不见一面,刘备睡不着。

  刘备第一个要见的,就是小侄子刘琮。刘琮和蒯越、蔡瑁等人已然降曹,自是无法挽回,但被他们封锁了消息的襄阳士民们还不知道实情,所以刘备想要借着去见刘琮,将此事广而告之,唤醒一部分民众,与他一同抗曹,这个工作他从投奔刘表开始就在做,如今已做了七年,如今终于到了开花结果的时候。

  

  于是,刘备率军渡过汉水,来到襄阳城下,驻马呼唤刘琮来城头相见,并言曹贼奸诈,决不可信,今轻易投降,只会使荆州毁荡,殆无孑遗,则悔之晚矣!(注1)刘琮当然不可能来见,见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但这么一搞,全城的人就都知道曹操已经杀过来且刘琮已经降曹了,不由大惊,事已至此,他们面临艰难抉择。

  对于中国人来说,最为安土重迁,但凡还有点活路,都不愿意离开家乡。但是,刘琮这帮高层太不厚道了,刚接手公司,竟然就准备把公司卖了,卖了也就罢了,按理说也该通知公司全体员工,让大家上下一心,统一思想,统一行动,改头换面,重新上岗。现在可好,一声不响就卖了,可见必有猫腻,曹操集团会不会降薪啊,会不会裁员啊,会不会职场暴力啊,左想右想都觉得没啥好事,留下来岂不是等死?

  况且,刘备这七年收揽民心的工作可不是白做的,襄阳士民既恐惧曹操之凶狠,又痛恨刘琮之软弱,更担心被这些投降派所出卖,再加上仰慕刘备仁德,于是纷纷涌出城来投奔,守城官兵禁阻不住,有些甚至也趁乱混入其中逃出,效果比刘备想象的还要好。后来蜀汉政权中的重臣大将,如刘表幕僚伊籍、张存,沔南豪族襄阳人廖化、罗蒙、辅匡,马良、杨颙、习祯等人,应该都是这时候加入刘备麾下的。(注2)

  诸葛亮见此情景,不由眼睛一亮,于是又重提前议,劝刘备趁此时机里应外合,攻打刘琮拿下襄阳,则荆州可有也。可刘备仍是那句“吾不忍也。”坚持自己的政治人设,拒绝向他这位小侄子挥刀相向;完了又跑到刘表墓前大哭一场,洒泪而别。

  虽然论军事能力,论胆气魄力,刘表在三国群雄中只归于二三流,但他能在战乱中营造一方净土,保境安民,造福百姓,清廉仁厚,且主政荆州二十载,死后竟家无余财(注3),坟冢也造的非常寒酸,所以荆州民众对他还是很有感情的。在这种情况下,刘备不去攻打刘表的儿子,而跑去刘表墓前哭祭,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策略。

  诸葛亮的做事原则是绝不轻言放弃,刘备的原则却是抓大放小,明于取舍。两个人原则的不同,造就了他们人生格局的不同,所以最终刘备成了乱世枭雄,诸葛亮则成了千古圣贤。

  

  与《三国演义》中的刘备不同,正史中的刘备“喜怒不形于色”,一辈子只哭了两次,一次就是在刘表这儿很久没仗打,以至“髀里肉生,慨然流涕”,还有一次就是刘表墓前的这番真情流(biao)露( yan)。而刘备正是靠着襄阳城下这一系列令人动容的表现(yan),最终彻底赢得了荆州士大夫的心——刘备是草根出身,资源少,起点低,地盘小,比不得官二代的袁绍曹操孙权,所以从前在幽州、徐州都没能留住当地多数士大夫的心,比如像田豫、袁涣、牵招、陈群、陈登等人固然也很欣赏刘备,但要他们远离故土跟着刘备东奔西走打天下,那还得说声对不起。所以,刘备吸取经验教训,这次要尽一切努力全盘接受刘表的政治遗产,让荆州士人死心塌地的跟随自己打天下(后来荆州丧于关羽之手,而荆州士人除潘濬外无一人投降,便是刘备这时打下的根基)。为此就算牺牲掉襄阳以北这些大城重镇,那也在所不惜,大不了日后加倍努力夺回来就是。

  于是,刘备挥泪辞别了刘表,辞别了襄阳,带着数千步卒,以及上万襄阳附近的士民,沿着荆襄大道继续前往江陵。沿途又不断有荆州士大夫与民众前来加入,如临沮县长向朗、南郡豪族邓方、冯习、霍峻等也都率宗族、部众前来投效,等到当阳的时候,刘备这支军民混合的南下队伍,人数已达到十余万,各种拖家带口,各种扶老携幼,各种蚂蚁搬家,各种牛马驴羊鸡飞狗跳,各种辎重车多达数千辆。这支庞大的队伍刚开始还能一天行军三四十里,等后面加入的百姓越来越多,大部队每天就只能走十几里了,这也亏得荆襄大道在春秋时期就是南北通衢大道,秦始皇时又建为“驰道”,故而构筑良好,修缮及时,道路宽阔通畅,否则非得堵车堵成北京西二环不可。

  所以,刘备决定将这十几万的荆州民众全带去长江沿岸的江陵一带,能带多少带多少,尽量给曹操这次轻而易举的胜利打点折扣,此消彼长之下,日后才可能有翻盘的机会。

  而且在刘备看来,襄阳局势不稳,曹操到达后,总需要时间安抚荆州内外,等待后续大部队,分兵镇守各县,之后才能腾出手来追自己,到时候自己早带着这十几万人到江陵了,看曹操还能拿自己怎么办!

  另外,刘备此举,不仅“得人”,也为他赢取了巨大的政治声望。就连一百多年后的襄阳名士习凿齿仍对此大加赞赏道:“刘玄德虽颠沛险难而信义愈明,势逼事危而言不失道。追景升之顾,则情感三军;恋赴义之士,则甘与同败。终济大业,不亦宜乎!”(注6)这习凿齿也是位有着浓厚家乡情结的史学家,他还写过一本《襄阳耆旧记》的地方志,可见其对襄阳几百年来风土人情的了解,襄阳乡贤们一百多年后还在怀念刘备,念兹在兹,令人感慨。

  

  而身为刘备的好对手曹操,自然最能领略刘备的高招——他本以为可不费吹灰之力得到荆州,正欢天喜地,忽然听闻刘备已经跑了,而且搞走了襄阳一带十几万百姓去江陵,顿时大惊,江陵地处江汉平原之核心区域,其水陆辐辏,地当枢要,物产富饶,植被茂盛,河流众多,灌溉发达,是荆州全境土质最好的农垦区,也是长江中游最大的物资集散地、商业中心与造船基地(注7),而刘表也在此囤积了大量的军需、粮草和战船,如今刘备又几乎将长江以北半个南郡的人口都搬了过去,此釜底抽薪之计才叫厉害!于是,曹操立刻叫来了虎豹骑统领曹纯,他要亲自率领心爱的五千虎豹骑,轻装急进,昼夜兼程,一定要赶在刘备到达江陵之前追上他们!!第一目标是要干掉刘备,最差也要追回百姓,并抢先占据江陵,让刘备再无翻身的机会!

  当然,曹操这也是一步险棋啊,事实上,就在曹操追击刘备后,刘琮的部将王威就劝刘琮设伏兵半路截击,或可一举擒获曹操!可惜刘琮怯弱不听,否则刘备他们也有可能一举翻盘,那今后的天下,就说不准是谁的了!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renwu/18643.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