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邦晚年,吕雉受冷落,她是如何保住自己地位的?

  吕雉(前年-前年月日),字娥姁,汉高帝刘邦皇后。西汉时称吕太后,简称吕后,谥号高皇后,东汉时光武帝改薄太后为高皇后,吕后为高后。山东单父(今单县)人,为汉高祖刘邦任亭长时所娶元配妻子(前年-前年),一直追随刘邦征战,被封为汉王王后,直到刘邦以汉王身份即皇帝位后,尊为皇后。惠帝即位,尊为太后(前年—前年),惠帝死后,虽为少帝祖母也是中国历史上首位在世的皇祖母,但不称太皇太后,仍以皇太后身份临朝称制,掌控朝政达八年,是中国历史上首位皇后、皇太后。

  

 

  吕雉有两兄吕泽、吕释之,以及姊吕长姁、妹吕媭;其二位兄长皆因追随刘邦征战封侯。吕雉生一子一女,为汉惠帝、鲁元公主。

  汉惠帝在位七年,自元年起即因“人彘”事件不再听政,并嗜酒燕乐,导致多病;吕雉自惠帝死后即临朝称制,于吕太后元年、四年连立两任少年皇帝,共主政八年。因此《史记》、《汉书》等正史以“本纪”体例记载吕太后生平,将其历史地位看作等同于一任帝王。吕太后统治期间实行黄老之术与民休息的政策,废除挟书律,下令鼓励民间藏书、献书,恢复旧典,受到了前后同一时期史学家司马迁的高度赞扬。

  汉初制度简约。吕雉主持明确了汉朝的后宫尊卑制度,于称制七年主持重新议定了汉高祖母亲、兄姊的谥号,将刘邦的母亲和姐姐均由“夫人”升为“后”。

  据东汉班固所着《汉书》记载,刘邦死后,匈奴首领冒顿曾寄国书向吕太后求婚,意在标扬匈奴武力,刻意贬低汉朝国力。吕太后以年迈为由婉言拒绝,不过继续沿用了与匈奴和亲的政策。

  吕太后称制期间曾大封亲族为王。前年月日(七月三十),吕雉逝世,周勃、陈平等人铲除吕氏家族力量,更立汉高祖次子代王继承宗庙,是为汉文帝。

  早年

  吕雉早年和家人生活在单父,后来父亲吕公为躲避仇人,又因为和沛县县令有交情,便率全家人到沛县定居。吕公全家到达沛县后,沛县的豪杰因为县令和吕公的交情,都前去祝贺吕家乔迁之喜。主吏萧何负责排定宾客的座次,他叫贺礼不足一千铜钱的宾客坐在客堂外面。刘邦担任亭长时,一向轻视那些官吏,便在进见的名帖上谎称“贺钱万”,其实一文钱也没带。

  名帖递进去后,吕公对刘邦大为吃惊,便立马起身,到门口去迎接他。吕公喜欢给人相面,看见刘邦的相貌就十分敬重刘邦,就把他领到堂上坐下。萧何告诉吕公,刘邦“固多大言,少成事”,但吕公不以为然。刘邦坐在上宾座位后,就大声调侃其他沛县官吏。

  宴会时,吕公向刘邦递眼色让他留下来,尽兴饮酒后,吕公告诉刘邦他年轻时就喜欢看面相,看的人很多但没有像他这么相貌不凡的,让刘邦好好珍重自己;并告诉刘邦说想把亲女儿吕雉送给他为妾、奉持家务。事后吕媪对吕公很生气,便对丈夫说:“你开始就很重视这个女儿,想把她送给贵人。沛县令待你那么好,前来相求,你都没把女儿给他,怎么自己随便就承诺给了刘季?”但吕公告诉妻子:“这事儿不是你们女人和孩子所能明白的。”坚持把吕雉送给了刘邦。

  之后,吕雉为刘邦生下一儿一女,即后来的汉孝惠皇帝刘盈和鲁元长公主。

  刘邦担任亭长时,经常请假回家。有一次,吕雉和两个孩子在田间除草,有一个老人路过,要些水喝,吕雉就请他吃了饭。老人给吕雉相面说“您是全天下的贵人”,吕雉让她的两个孩子相面,老人看了刘盈,告诉吕雉“您之所以显贵,乃是因为这个男孩”,看了吕雉的女儿,也是贵相。老人走后,刘邦正好从别人家来到田间,吕雉详细告诉他一位客人从这里经过,给他们母子三人看相,说将来都是大贵人。刘邦问老人在哪,吕雉告诉他走出不远。刘邦追上了老人,向他询问。老人说,其实之前看到你夫人和婴儿的面相都是像你,你的面相贵不可言。刘邦便道谢说如果果真如老父所说,将来绝对不会忘记老人的恩德。后来刘邦显贵,却不知道老人的去处了。

  秦始皇帝赢政常说“东南有天子气”,因而巡游东方,借以东南的天子气。刘邦怀疑这件事与自己有关,就逃跑躲藏起来,隐居在芒、砀一带的山泽岩石之间。吕雉和别人一起寻找,常常一去就找到刘邦。刘邦对此感到奇怪,就问吕雉。吕雉回答丈夫说,他所处的地方上面常有云气,她就向着有云气的地方去找,常常可以找到他。刘邦心里很高兴。沛县子弟有人听说这件事,很多都想依附刘邦。

  沦为楚囚

  

  汉元年刘邦被项羽封为汉王,吕后为王后,但其家属仍然在沛县。汉元年八月(前年),刘邦令将军王吸、薛欧出武关,因南阳王陵军欲迎刘太公与吕雉等刘邦家属。楚发兵进驻阳夏,汉军不得前。

  汉二年夏四月(前年),汉军乘项羽陷入齐地不能自拔之际,一举攻下楚都彭城。而项羽率骑兵迅速回防,与汉军战于睢水,汉军大败,刘太公、吕雉等一众刘邦家属皆为楚军所俘。直到汉四年秋九月(前年),楚汉议和方被放回归汉。

  辅佐刘邦

  汉代玉印——皇后之玺,被认为是吕雉的信物。

  吕雉归汉,成为汉初决策集团重要人物。

  吕雉性格刚毅,辅佐刘邦平定了天下,吕后屠戮功臣,都是吕后的谋划与执行而非刘邦意思。刘邦在外征战之际,淮阴侯韩信谋反关中,她做主诱杀韩信,从而成功震慑了其他功臣。后来,她又把废为庶民的梁王彭越带回长安,杀掉并剁成肉酱分赐与其他异姓诸王,意在震慑。

  太子之争

  根据史记记载,高帝晚年最宠爱戚姬(后称“戚夫人”),而吕雉恩爱渐稀,常留守于朝中,很少得见高帝,和高帝更加疏远;戚姬因为自恃得宠,经常在高帝面前哭闹,意欲为自己的儿子刘如意争取太子之位。高帝在汉王时期(汉二年六月)因彭城兵败、家人尽被楚兵掳走,唯一的幸存者是吕雉之子刘盈,便立其为太子并令领兵驻守栎阳。但刘邦晚年偏爱刘如意,认为刘盈仁弱“不类我”、“如意类我”,想要改立戚姬子如意为太子。吕雉派建成侯吕释之拦住留侯张良为她谋划,张良推辞称高祖“以爱欲易太子”、旁人无计可施;吕释之坚持,张良于是出主意让建成侯和太子恳请高帝求而不得的商山四皓辅佐,以为太子助力。

  高帝十二年(前年)病重,已下定决心要换太子了,经过燕地时摆酒,召太子侍酒,商山四皓恭谨地跟从侍奉太子,并一一前来为高帝祝酒,高帝大受震动,最终明示戚姬太子羽翼已丰、不可改换,放弃了改立太子的决定,也由此决定了吕雉与戚姬二人的高下。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renwu/18708.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