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后的养子淮南王刘长为什么被判谋反罪?真相是什么

  你们知道吕后的养子淮南王刘长为什么被判谋反罪,接下来诗词文学网小编为您讲解

  相信大家都对汉武帝时期淮南王刘安的意图谋反之罪略有耳闻,但大家对其父——淮南王刘长的生平经历又有多少了解呢?作为汉文帝刘恒登基后唯一存世的弟弟,刘长能在吕后掌权时残酷的政治斗争中保全性命,却又是如何与谋反罪扯上关系、最终落得个客死他乡的悲惨结局的呢?以淮南王刘长的谋反案为聚焦点,让我们一起拨开历史的层层迷雾一探究竟吧!

  一、西汉宗室淮南王刘长

  

  淮南王刘长是何许人?根据《史记》记载,刘长是汉高祖刘邦的小儿子,其母是赵王张敖的美人。高祖八年(前199年)刘邦路过赵国,赵王把赵姬献上,赵姬受到宠幸于是怀有身孕。高祖九年(前198年)赵相贯高等人在柏人县谋弑刘邦的事情被朝廷发觉,刘长母亲受到牵连下狱,在狱中生下刘长后自杀。刘邦听说后十分后悔,便将刘长交给吕后抚养。高祖十一年(前196年)淮南王英布谋反,刘邦灭掉英布后,便立刘长为淮南王,让他掌管昔日英布领属的四郡封地。刘邦亲自率军出征,剿灭了英布,于是刘长即淮南王位。这也是刘邦立国后逐步废除异姓诸侯,改立同姓诸侯王的过程。

  淮南王刘长因为是在吕后膝下长大,所以在吕后铲除异己时得以保全性命。孝文帝即位后,刘长自视是文帝唯一在世的亲兄弟,恃宠而骄,骄横不逊,数不奉法,汉文帝念及手足之情,加上忌惮诸侯国势力,时常宽恕他的过失。据史书记载,刘长力能扛鼎,勇武过人。因辟阳侯审食其在其母有孕入狱时未能向吕后求情,间接导致其母含冤自杀,所以常心怀愤懑,后来亲自杀了辟阳侯以泄私愤。

  事后刘长向汉文帝袒身谢罪,孝文帝感念其为母报仇的志向,又念及是自己的亲兄弟,不予治罪,赦免了他。于是刘长更加骄纵,《史记》中写道:“厉王以此归国益骄恣,不用汉法,出入称警跸,称制,自为法令,拟于天子。”在淮南国内骄纵恣意,另搞一套文法,丝毫不把皇帝大臣放在眼里,连太后和太子都惧怕他。不难看出,刘长飞扬跋扈、骄横任性又刚猛有力的个性,为日后牵扯上谋反案埋下了伏笔。

  

  二、谋反罪定名

  文帝四年,刘长令男子但等七十人与棘蒲侯柴武太子柴奇密谋在谷口起事,还派人私自到闽越、匈奴等地联络,事情败露后刘长被召往长安。丞相张苍、典客冯敬等大臣多次上书,一一列举淮南王刘长的数条罪状,强烈要求严惩不贷。文帝不想背上杀弟罪名治其死罪,便将他流放到蜀郡严道县的邛邮。因为是自己的亲弟弟,文帝给他不同于普通犯人的特殊待遇,下令每日供给刘长肉五斤、酒二斗,命从前受过宠幸的妃嫔一同前往,希望刘长尝到苦头后能回心转意。但刘长性情刚烈,不忍催折,竟绝食而死。由于刘长武力过人,押送的官吏沿途不敢打开囚车的封印,到了雍县才发现。文帝听闻刘长的死讯后悲痛不已,于是让丞相、御史收捕拷问沿途各县押送淮南王而没有打开封印侍候进食的,一律弃市问斩。孝文帝八年(前172年),汉文帝将淮南王刘长的四个儿子封侯。

  关于刘长谋反案,史学家曾有质疑。徐复观先生在分析专制皇权与封建的矛盾时,就认为汉初所谓的反叛,完全是由猜嫌心理所逼出,甚至是伪造出来的。根据《史记》中丞相张苍等人对刘长所有罪行的指控,刘长最严重的罪名是不守法度、使用不合规制的礼节、在封地内擅行赏罚之权。此外是藏匿亡命之徒,收留、联络谋反主谋柴奇等人,朝廷有所觉察后欺瞒皇帝。但刘长并未公然起兵谋反,这些罪状,尚不足以为刘长扣上谋反罪的帽子。

  

  分析到这儿,您可能会问,刘长谋反罪是“莫须有”吗?为拨开历史的层层迷雾,需要我们从当时的政治环境、皇位继承矛盾中一探究竟。

  三、皇位继承与中央、地方矛盾

  据史书记载,刘长被立为王仅晚于年长的齐王刘肥以及最受高祖宠爱的赵王如意,而早于高祖的其他儿子,较早接近权力中心,更易受到朝中大臣的重视。刘长被吕后收养的身份让其摆脱了像赵王刘友那样被吕后暗害的命运。诛灭诸吕之后,高帝子独剩淮南王与文帝,不难看出,刘长拥有合法的皇位继承权,是文帝继承皇权的强劲对手。只是群臣谋立新帝之时,刘长因为年少以及母家曾受到高祖惩处而被否定。功臣集团认为拥立身处贫瘠之地、势单力薄且性格宽厚仁爱的代王刘恒更符合国家和自身的利益,权衡之下,迎立刘恒为帝。

  西汉立国后长期实行郡县封国并存制,高祖消灭异姓诸侯王后大封同姓诸侯王作为朝廷的屏藩,并通过白马之盟立下非刘氏不王的祖训,希望能永保汉家天下。但随着刘姓诸王势力逐渐壮大,逐渐不听中央政府的调度,又因为文帝即位后威信未立,羽翼不丰,中央政府权力衰微,不得不对诸侯王采取优容政策,使得诸侯王更加骄纵,不遵汉法,不守臣道,常常出现僭越的现象。此种形势之下,中央和地方的矛盾日益激化,朝中的有识之士很快发现了威胁汉王朝统一的不稳定因素,甚至提出了“大抵强者先反”的观点。强干弱枝作为每个王朝加强中央集权的必行措施,野蛮生长的诸侯王势力不能不引起汉文帝的警觉。

  

  而刘长控制下的淮南国,辖九江、庐江、衡山、豫章四郡,幅员辽阔、物产丰盈,加上刘长自诩是文帝的亲弟弟而目中无人、骄横放纵,不遵法度,日益成为中央的心腹大患。除了地大物博之外,淮南国地处汉王朝疆土中央,纵横南北,交通东西,还与少数民族政权相接壤,而这些少数民族政权一直未能真心归附,始终与中央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微妙关系。一旦淮南王刘长北结匈奴、南联闽越做出谋逆之举,还处在休养生息中的大汉王朝势必受到严重的冲击。淮南国地理位置如此关键,稍有点风吹草动,不由得会触动中央敏感的神经。所以种种矛盾综合作用,促使文帝以谋反的名义处置刘长也不足为怪了。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renwu/18718.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