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八大家的八个人,他们在政坛的地位分别是怎样的?

  唐宋八大家的故事大家喜欢吗?今天诗词文学网小编就为大家详细解读一下~

  论及唐宋八大家,我们总是把关注点放在他们的文学成就上。这自然是理所应当的。毕竟"唐宋八大家"是文学界对他们的分类。但有趣的是,这八位大文豪虽然在文坛成就斐然,但他们在政坛却有着大相径庭的结局。

  如果我们把他们在政坛的地位作为标准去排序,那"唐宋八大家"就不再是我们熟悉的"韩愈、柳宗元、欧阳修、苏洵、苏轼、苏辙、王安石和曾巩"。

  仕途磕磕绊绊的柳宗元

  柳宗元,唐德宗贞元八年(792)被推荐为乡贡,随后参加了科考。他一举便进士及第,名声大噪。但因为其父柳镇在不久后就去世,所以柳宗元不得不等到贞元十二年(796)才进入秘书省成了校书郎。

  

 

  大概也是因为一开头就不够顺利,柳宗元后来的仕途也起落兼有。唐顺宗即位后,王叔文和王伾等人得到重用,与他们政见相同的柳宗元便被提拔为从六品上的礼部员外郎。待到王叔文等人失势,柳宗元就去了永州、柳州等当时的荒凉之地做刺史。最后因为频繁奔波,他在四十七岁时便鞠躬尽瘁。

  仕途布满荆棘的韩愈

  韩愈,一个只比柳宗元早一年进士及第,却已经参加了四次科举的科考"老人"。且和柳宗元相比,他的科举之路还不止这点困难。贞元八年(792)他参加吏部的博学鸿词科考试,失望而归。贞元十年(794)他再次参加博学鸿词科考试,再度名落孙山。贞元十一年(795)韩愈第三次参加吏部考试,依旧没能通过。所以耗到最后,他干脆离开长安,去东都洛阳另谋出路。

  在赏识他的高官的推荐下,韩愈最终以宣武节度使观察推官的身份开启仕途,可起步官位低到差点"跌出"九品。五年后,他再次参加统一考试,才终于在中央做了个国子监四门博士。后来熬了二十余年,韩愈才成了正四品上的吏部侍郎。这也是他仕途的巅峰。

  一代领袖欧阳修

  欧阳修,北宋仁宗、英宗、神宗的三朝重臣。天圣八年(1030),他进士及第。据当时做主考官的晏殊解释,欧阳修之所以拿了个第十四名,是因为考官们觉得他锋芒太甚,想挫挫他的锐气。但这次考试,其实已经是欧阳修参加过的第三次了。

  

 

  后来现实也曾企图让欧阳修对它低头。因为支持范仲淹改革,他被从中央贬到了夷陵。但欧阳修却并未服输。

  在几经起落之后,他在中央站稳了脚跟,不仅成为了文人领袖,还把从正三品的翰林学士到从二品的诸多官职都当了个七七八八。欧阳修死后,更是被追赠为正一品的太师。

  觉醒又放弃的苏洵

  苏洵,一个算是大器晚成的清高读书人。他"年二十七,始发愤读书",后来又多次落榜。至和三年(1056),已经四十八岁的他带着苏轼和苏辙兄弟俩进京应试。

  因为当时的文坛领袖欧阳修对他十分赏识,苏洵才在京师声名大噪,并在两年后收到宋仁宗要他去舍人院参加考试的诏书。

  可也许是失望多年,或觉得家里已有儿子们光耀门楣,苏洵"佛系"地婉拒了宋仁宗的好意。后来还是在时任同平章事的韩琦的推荐下,苏洵才直接做了秘书省试校书郎和霸州文安县主簿。而职位高些的校书郎,也不过从八品。

  同甘共苦的苏轼与苏辙

  苏轼和苏辙兄弟俩,不仅在文学领域是各自开花,在政坛的起起落落中其实也都站到了高位。我们熟悉的苏轼,虽多次被贬到惠州、儋州等地,但也是欧阳修"文人领袖"的接班人,曾做过从四品至正三品的起居舍人、中书舍人、翰林学士、龙图阁学士和礼部尚书。

  

 

  他死后也被追赠了正一品的太师之职,甚至和欧阳修一样获得了"文忠"的谥号。而苏辙,踏踏实实地做过正三品的御史中丞,后来也被追赠为太师。论谥号,他的"文定"也离苏轼的"文忠"相差不远。

  得志又失意的王安石

  王安石,一个早期不得志,好不容易熬出头却最终黯然收场的改革名臣。他的仕途,和苏轼、苏辙兄弟俩的正好相对。二苏得势时,王安石被压制。而在他得到宋神宗支持以推行新政时,他站在正二品的参知政事的高度,将苏家兄弟贬得"一无是处"。

  

 

  虽然最后王安石又因老朋友背叛而被挤出权力中心,憋屈地回家养老,但他还是在死后被追赠为正一品的太傅。

  "默默无闻"的曾巩

  曾巩,大抵是唐宋八大家里仕途被谈论得最少的一位。他在嘉佑二年(1057)就进士及第,且后来因为熟悉律法,为官清廉而获得好评。但熙宁二年(1069),他因《宋英宗实录》的修撰而被贬到地方,此后十余年都没能回到中央。直到元丰三年(1080),在前往新任职之地时途径开封,他才得到宋神宗召见并被留了下来。

  因为曾巩多年清官之名在外而又精通史学,所以朝臣们大体上也待见他,让他做了个掌管太常寺和礼仪事务的史官。元丰五年(1082),他还被提拔为正四品的中书舍人。不过曾巩以年事已高为由婉拒了朝廷的好意。后来,这位北宋知名清官还获得了和苏辙一样的谥号——"文定"。

  所以总的来说,论仕途成就,欧阳修和苏轼全然并列,苏辙和王安石则紧随其后。之后"文起八代之衰"的韩愈才能"上榜"。差点成了正四品的曾巩在其之后。而柳宗元位列第七,苏洵则以最"没追求"的心态"垫底"。

  这个排名正和以韩愈和柳宗元开头的"唐宋八大家"之称大相径庭。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renwu/18901.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