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康是什么人?因打铁冷落钟会,死前还在刑场弹琴

  下面就一起来看看诗词文学网小编带来的嵇康的文章。

  竹林七贤中,嵇康虽不如阮籍成就高,但名气却并不输阮籍,而且比起渴望从仕的阮籍,嵇康显得更加自然脱俗。

  这跟嵇康好读道家著作有关,他一直都羡慕着古代那些隐士雅客,所以在嵇康看来,从仕并不如隐居于山水之中,整日弹琴赋诗舒服。不过嵇康却有官职,他这个官职可以说是白捡来的,因为当时嵇康娶了曹操的后人,沛王曹林的孙女长乐亭主为妻,曹林觉得孙女婿若是白身,传出去有损他的颜面,于是便封其为郎中,后来又让嵇康担任中散大夫。

  

  虽有官职在身,嵇康对仕途却依旧不感兴趣,他最大的爱好就是跑去山林里面采药,以为可以炼制仙丹。古代人迷信,即便是千古一帝秦始皇都曾让徐福出海寻仙,嵇康在精读道家著作后,已经到了一个痴迷的地步,他错误地认为世界上真的有仙丹,屡次没日没夜的孤身一人往山里跑,由于他身材高大,长相俊秀,所以经常会被一些猎人或者是樵夫当成仙人,一时也传为佳话。

  不过也正是因为嵇康对仕途不感兴趣,而导致自己最终身首异处。有句俗语叫做“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嵇康在世时朝中掌权的便是司马昭,司马昭曾特意礼聘嵇康做其幕僚,嵇康知道司马昭位高权重,不能贸然得罪,于是跑到了河东郡去,美名为找仙人,实际上却是在躲司马昭,婉拒他的邀请,司马昭何等心机,自然读懂嵇康深意,于是此事便不了了之。

  后来山涛离开吏部,在司马昭的暗示下,山涛在朝中举荐嵇康,说嵇康可以代替他的职位,这是司马昭给嵇康的第二次机会,但嵇康依旧没有珍惜。嵇康当时得知山涛所言后,勃然大怒,直接写了一封信,题为《与山巨源绝交书》,洋洋洒洒数百字,期间将自己贬低为尘土,以此来拒绝出仕。前后这两件事,令司马昭对嵇康十分不满,进而怀恨在心。

  

  当时朝中还有一员重臣,名叫钟会,是曹魏后期赫赫有名的大将。《世说新语》记载钟会十分仰慕嵇康,便特意上门拜访嵇康,结果遇见嵇康在打铁。打铁虽说要赶火候,但钟会身份地位摆在那里了,与钟会的拜访一比,打铁就显得无关紧要了。不过嵇康生平最烦这些官场之事,他一听钟会的身份,就不再搭理钟会,而是专心跟向秀一块打铁,将钟会晾在一边。到最后,嵇康打完铁了,才如梦初醒般跟钟会闲谈了几句,钟会心高气傲,受了这番冷落,便从仰慕嵇康转为厌恶嵇康,嵇康一下子得罪了两位重臣。

  公元263年,嵇康的好友吕安的妻子徐氏被其兄长吕巽毁了清白,这是吕家的家事,本应跟嵇康无关,但嵇康又跟此二人皆有交情,于是便出来做了和事佬,表示家丑不外扬。谁知吕巽却恶人先告状,反倒诬陷吕安不孝,并说徐氏主动勾引他,这就令一向高风亮节的嵇康十分不齿,于是他出面为吕安作证。

  先前一直没有找到机会报复嵇康的司马昭立刻利用此事大做文章,将嵇康一个外人牵扯到其中,颠倒黑白的说嵇康在做假证,而这个时候,钟会也站了出来,上书诬陷嵇康各种罪行,此二人携手之下,直接害死了嵇康。

  

  嵇康临死前,找自己兄长讨来了自己昔日所用之琴,在刑场上又演奏了一曲《广陵散》,那一刻,他担心的不是个人的生死,而是《广陵散》是否会失传,单单这份面对死亡时的洒脱,嵇康便担得起竹林七贤这一称号。

  嵇康之死,虽可以证明他一生文雅,自然脱俗,但也说明了他的不成熟,人生在世,文雅当有,可圆润,世俗亦不可少。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renwu/18993.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