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内阁首辅马士英,一生忠诚却热衷谋私之术

  在历史长河中,马士英可以说是很出名了,那么大家知道他的故事吗?接下来诗词文学网小编为您讲解。

  马士英,号瑶草。家藏瑶,腹藏草。草贯士英皮,遂作犬羊之鞹。

  这是曾经盛行于明朝末年时期的一首民谣,它所讽刺的那个人也正是明末的弘光朝重臣马士英。

  马士英,字瑶草,是贵州贵阳人,出生于明万历十九年,也有说法认为他原本家住广西的腾县,是明末蓟辽督师袁崇焕的老乡,在他五岁之时,因被一个姓马的槟榔贩子收为养子,从此便改为了马姓。

  

 

  自幼便饱受贫寒困苦以及富贵子弟歧视嘲弄的马士英,下决心一定要努力读书,立誓将来又做大官,挣足钱财以改变自己的穷酸身份。

  万历四十七年,正值壮年的马士英高中进士,并继而被任命为南京户部主事,后来他在仕途上也可以说是顺风顺水,一直升迁到了佥都御史要职。但人心不足蛇吞象,马士英并不满足于此,仍嫌官衔太小,权力不大,于是在上任还不到一个月的短短时间内,便多次擅自挪用公款来贿赂朝廷当中的各路权贵。

  毕竟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结果当然还是被人发现了,当时的镇守王坤将他的腐败行为向朝廷告发了,马士英好似当初的周郎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但升迁无望了,反而还把原本的官位也给弄丢了。他只好又气又恼地窜回了南京,不过无巧不成书,这个马士英在南京却又遇到了让他命运转折的贵人。

  

 

  这个贵人可不是什么清廉名士,虽然很有才学,只可惜也是为求富贵而一味地攀附权势,溜须拍马,他便是阮大铖,阮大铖因迎合封疆案,六君子案而在魏忠贤被诛后也遭到削去官职,终身不得录用的处罚。阮大铖在南京赋闲期间正巧碰到了同是官场失意的马士英,两人相谈甚欢,只恨相见恨晚。

  由于阮大铖依附阉党,残害忠良,惹得百姓对他皆是嗤之以鼻,到处张贴声讨。在这段痛苦的时期,只有马士英终日陪在他左右,一起打发那段空虚寂寞的时光。阮大铖自然在心底里也是很感激马士英。

  崇祯十四年,同是因为逆案而被革职的奸佞之臣周延儒突然又被朝廷召回并任用为内阁首辅,这在朝廷内外都引起了不小的风波。当然阮大铖也早早地就打探到了这个消息,他感觉到自己再次升官发财的时候到了,于是便准备了大量的金银财宝,亲自前去拜望周延儒,哪知周延儒却对他说自己此次得以复出完全是得力于东林党人的推举,也就是直接用一瓢凉水将阮大铖的希望之火浇得正着。

  这阮大铖自然也不是傻子,他带了这么多的钱财怎么也不能够空着手回去吧!于是他首先想到了自己的患难之交马士英,他在周延儒面前大肆渲染马士英的才干。周延儒也只好将马士英再度保荐给了朝廷。

  马士英始终没有忘记当初发下的誓言,他学会了一套以权谋私之术,那就是开始了他卖官鬻爵之路,十分撼人的是不仅仅是朝廷外的地方官衔都被制订了相应的价格,甚至连朝中的某些官位也是明码标价。一时间那些个土绅豪强们都望风使舵,见官献财。弄得朝廷内外是一派乌烟瘴气,腐败不堪。有当时的一首诗为佐:中书随地有,都督满街走。监纪多如羊,职方贱如狗。阴起千年尘,拔贡一呈首。扫尽江南钱,填塞马家口。

  明末时期的大将左良玉由于偏护东林党派,不满于马士英时常无端克扣军饷,于是借以清君侧之名而挥师直进南明弘光小朝廷。而马士英则不顾当时的内有农民军步步进逼外

  有清朝铁骑纷至沓来处境,大肆地将各处守备军队调派前去阻截左良玉的军队。其中镇守扬州城的史可法也是其中的一员,他本来向朝廷陈述了当时扬州的处境危急,但马士英却坚持斑驳道:君臣宁可死于清军铁蹄之下,也决不可死于左良玉之手。等到史可法回援扬州之时,由于扬州防守虚,清军将领多铎已经率重兵将扬州城围得水泄不通了,最终以史公殉国而扬州屠的结局收尾。

  马士英兴起于国忧民患之时,本应为朝廷拼尽最后一滴血,怎奈他却借此混乱之机中饱私囊。实在不得不视为一大奸臣。当然作恶之劣迹也必将随其骂名而遗臭万年!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renwu/9748.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