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殇的诗词

  

水调歌头 读书严 永乐大典九千七百六十五严


廉希宪


杜陵佳丽地,千古尽英游。云烟去天尺五,绣阁倚朱楼。碧草荒岩五亩,翠霭丹崖百尺,宇宙为吾留。读书名始起,万古入冥搜。凤池崇,金谷树,一浮鸥。彭殇尔能何许,也欲接余眸。唤起终南灵与,商略昔时名物,谁劣复谁优。白鹿庐山梦,,颉颃天地秋。又引元明善清河集读书严记,谓读书严为故相太传魏国廉文正公之别业,在京兆樊川少陵原之阳,可证大典作廉文靖公,当为廉文正公之误。

谢圆机除祟赋


晁说之


祟鬼当年曾蹔解,赋成今日永嘉祥。
无烦铸鼎图群象,可笑时傩逐毕方。
荡涤辞源能澎濞,诛锄笔阵更光鋩。
此身强健余何事,枉是灵均叹国殇。

别后读鹤田李元晖新诗用其体


方回


菊悴兰摧忆别离,雪边重映十年诗。
泪凝紫篠湘灵怨,血迸红英蜀魄悲。
旷野虎狼喧寇暴,长途鱼雁隔亲知。
庄生浪说能齐物,尧桀影殇讵可欺。

贺新郎·犹记臣之少


刘克庄


犹记臣之少。兴狂时、过陈遵饮,对孙登啸。岁晚登临多感慨,但觉齐山诗妙。任蓉月、柳风吹照。金印不来丹飞去,拟神仙、富贵都差了。空铸错,与人笑。九年前拜悬车表。试回看、柴桑菊老,玄都花少。周也曾言殇子寿,佛以白头为夭。末後句、岩头曾道。头似秃鶖巾裹懒,最不宜蝉冕宜僧帽。杯中物,直须釂。

水调歌头·生日词者


周紫芝


生日词者,盖自竹坡老人始也白发三千丈,双鬓不胜垂。人间忧喜如梦,老矣更何之。蘧玉行年过了,未必如今俱是,五十九年非。拟把彭殇梦,分付举痴儿。
君莫羡,客起舞,寿琼卮。此生但愿,长遣猿鹤共追随。金印借令如斗,富贵那能长久,不饮竟何为。莫问蓬莱路,从古少人知。

闻盗发亡男雷孙墓


方回


得非阿瞒党,忍作发丘郎。
谁实驱为贼,官今视若常。
故无金碗出,岂有竹书藏。
风俗衰如此,非徒痛此殇。

水调歌头 读书严 永乐大典九千七百六十五严


廉希宪


杜陵佳丽地,千古尽英游。云烟去天尺五,绣阁倚朱楼。碧草荒岩五亩,翠霭丹崖百尺,宇宙为吾留。读书名始起,万古入冥搜。凤池崇,金谷树,一浮鸥。彭殇尔能何许,也欲接余眸。唤起终南灵与,商略昔时名物,谁劣复谁优。白鹿庐山梦,,颉颃天地秋。又引元明善清河集读书严记,谓读书严为故相太传魏国廉文正公之别业,在京兆樊川少陵原之阳,可证大典作廉文靖公,当为廉文正公之误。

谢圆机除祟赋


晁说之


祟鬼当年曾蹔解,赋成今日永嘉祥。
无烦铸鼎图群象,可笑时傩逐毕方。
荡涤辞源能澎濞,诛锄笔阵更光鋩。
此身强健余何事,枉是灵均叹国殇。

五月五日寓嘉禾学宫顾东浦载酒相遇二博士偕


林景熙


嘉禾古三辅,积水何苍茫。
旧游梦历历,况此逢端阳。
束艾肖人形,倾葵抱天常。
萧萧老逢掖,得依夫子墙。
鵷湖无五月,宿雨生微凉。
客从东浦来,手持紫霞觞。
采蒲泛纤玉,沃我书传香。
殷勤两博士,杂出肴与浆。
书囊谈未了,一醉齐彭殇。
酒醒忽不乐,起看北斗芒。
岁月感疏鬓,风烟渺殊方。
明当理征棹,斜日鲈鱼乡。

水调歌头 读书严 永乐大典九千七百六十五严


廉希宪


杜陵佳丽地,千古尽英游。云烟去天尺五,绣阁倚朱楼。碧草荒岩五亩,翠霭丹崖百尺,宇宙为吾留。读书名始起,万古入冥搜。凤池崇,金谷树,一浮鸥。彭殇尔能何许,也欲接余眸。唤起终南灵与,商略昔时名物,谁劣复谁优。白鹿庐山梦,,颉颃天地秋。又引元明善清河集读书严记,谓读书严为故相太传魏国廉文正公之别业,在京兆樊川少陵原之阳,可证大典作廉文靖公,当为廉文正公之误。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scfl/14161.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