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文人陈克的《临江仙》原文及赏析

  陈克《临江仙》,下面诗词文学网小编为大家带来详细的文章介绍。

  陈克,字子高,自号赤城居士,两宋之际人。

  陈克少随父陈贻序宦学四方,早年为敕令所删定官,后辟为右承事郎都督府准备差遣。

  宋高宗绍兴五年,兵部尚书吕祉抗金,陈克随军队北上。

  

 

  绍兴七年,随吕祉去庐州收编王德、郦琼的部队。结果吕祉被杀,王德、郦琼的部队叛变,叛军要陈克屈膝,陈克厉声答曰:吾为宋臣,学忠信之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不幸被“积薪焚死”,临死时仍“骂不绝口,声如雷震”,时人称“国士”。

  陈克能诗,风格近温庭筠、韦庄。清代著名学者李慈铭在越缦堂读书记评其诗文:

  在北宋诸家中,可与永叔、子野抗衡一代,虽所传不多,吾浙江称此事者,莫之先也。

  清人陈廷焯说:

  陈子高词婉雅闲丽,暗合温、韦之旨,晁无咎、万俟雅言等远不逮也。

  

 

  今天分享的就是他的代表作,全词如下:

  四海十年兵不解,胡尘直到江城。岁华销尽客心惊。疏髯浑似雪,衰涕欲生冰。送老薤盐何处是,我缘应在吴兴。故人相望若为情。别愁深夜雨,孤影小窗灯。

  陈克作此词时,距离北宋灭亡已经有八年时间。当时,南宋以建康为都城,偏安于南方。

  陈克有感于国事衰微,自己一腔壮志无处施展,因而写下了这首临江仙。

  上片意思是说:

  十年了,国家的兵祸还是没有尽头。金人的侵略,前几年都已经深入到南京了。我客居在他乡的日子已经很久,年华已经老去,一想起这,我就心中黯然。我这一把稀疏的胡子,已经变得雪一样白了,枯涩的泪水,也是像冰一样的冷。

  从金兵南下攻打宋朝,到作者写这首诗,已经十年之久。十年时间倏忽而逝,而作者只能眼睁睁看着时光流逝,却报国无望,国事日渐颓废。只能玩弄笔墨,借此表达因国事而涕泪不止的忧虑之情。

  

 

  下片意思是说:

  哪里该是我隐居的地方?我想应该去昊兴吧,可是,又怕这里的朋友们思念我。到那时啊,友人只有独个面对深夜的凄雨,屋子的小窗上,灯火映着孤单的身影。

  深夜的细雨、窗灯、孤影、别愁,共同构成一幅凄迷伤感的别后思念图。作者不写自己别后如何思念故人,却反过来想象故人如何思念自己。故人于今独处无侣,实际上也是作者在写自己的孤苦处境。

  这首词从开篇对国家兴亡的忧虑,收结到深夜孤灯下的身影中,多少无奈与凄凉都蕴涵于其中。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scsx/12840.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