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被贬黄州后写下一首词,开篇就霸气侧漏

  你们知道苏轼的故事吗?接下来诗词文学网小编为您讲解!

  苏轼的一生,绕不开的就是“乌台诗案”。宋朝是一个相对而言对文人比较温和的朝代,但是并不代表“因言获罪”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大名鼎鼎的苏轼,也曾领教过“文字狱”的厉害。乌台诗案,就是苏轼在朝堂之上的对手精心构陷的一出文字狱。

  这事儿,还得从苏轼的升迁说起。元丰二年,公元1079年,苏轼升迁为湖州太守,成为主政一方的地方官。升官了,要给皇帝写谢表,感谢知遇之恩。在赴任湖州的途中,苏轼按照惯例向朝廷写了《湖州谢表》的公文,其中有两句话:

  “知其愚不适时,难以追陪新进;察其老不生事,或能牧养小民。”

  就是这两句话,差点要了他的命。

  在在中国古代,公文是要按照固定日期公开出版的,相当于早期的报纸。苏轼是大文豪,他的文章一发出去,就引起了轰动。苏轼在文章里面,看似自谦的话,其实在讽刺朝廷中的那些小人。

  王安石罢相后,吕惠卿、李定、舒亶等人粉墨登场,成为炙手可热的当权派。苏东坡所谓“新进”、“生事”等语,便是暗讽那些把持朝纲,蒙蔽圣听的小人。因为这两句不合时宜的话,还有他感叹民生疾苦的部分诗歌,苏东坡被当权派小人抓住了把柄。

  一个御史把苏东坡谢恩表中这两句话单独挑出来,弹劾他蔑视朝廷。几天后,御史台任职的舒亶,找了几首苏东坡的诗,弹劾他不忠于君。当时担任御史中丞的李定也随后上表,弹劾苏东坡死罪。

  主政的宋神宗,并不昏庸。但是这么多人说苏轼原则有问题,不可不查。案子被交到御史台,在李定的授意下,官差前往湖州拿人。

  

 

  苏东坡被押解入京师,关押进御史台。因为关押要犯的监狱旁边有大树,树上经常有很多乌鸦,御史台也被称为“乌台”,苏东坡因言获罪的案子被称为“乌台诗案”。

  有人想要把苏轼往死里整,但是张方平、司马光、范镇等一批已经退位的元老重臣则为了挽救苏轼而奔走。两边纷纷展开舆论攻势,搞得神宗皇帝很为难。从心底来讲,他不希望苏轼死。

  最后还是王安石站了出来,说了一句话:“安有盛世而杀才士者乎?”这句话,救了苏轼的命。

  除夕之夜,苏轼被释放出狱,他在监狱中一共度过了四个月零二十天。乌台诗案的结果,苏东坡被贬黄州充任团练副使,不得签署公事。

  元丰三年,公元1080年正月,苏东坡及长子苏迈顶风冒雪,黯然离开京城,前往黄州。黄州,让苏轼焕发了第二次生命。他终于抛下了士大夫的那些责任和约束,一变而为隐士和农夫了。

  在元丰四年,公元1081年,苏轼黄州城东不到半里远的山坡上,开垦了一片十亩左右的坡地,自称“东坡居士”,开始了自耕自足的生活。原来的那个苏轼,摇身一变成了苏东坡。

  苏东坡自己设计并修建了一个舒适的家,房子往下是一座茅亭,亭子下面就是有名的雪堂。在农舍后面是远景亭,位于一座小山之上,下面乡野景色,一览无余。苏东坡常在自家小院里宴请宾客,与朋友们谈书论画。

  苏东坡现在过的是神仙般的生活。在享受这种生活的同时,他还写下了流传千古的佳作,两篇月夜泛舟的《前赤壁赋》与《后赤壁赋》,还有一篇《记承天寺夜游》的小短文,以及著名的《念奴娇赤壁怀古》。

  其中《念奴娇赤壁怀古》这首词,可谓苏轼一生中最具有代表性的豪放词。写这首词的时候,已经是元丰五年,公元1082年,此时四十五岁的苏轼来到黄州已经两年多了。

  乌台诗案的阴霾并未从苏轼的心头散去,一腔的忧愁和委屈无处诉说。唯有寄情山水,饮酒作乐,放松心情,苏轼来到黄州城外的赤鼻矶,壮阔的风景让他感慨良多,于是提笔写下这首传唱千古的词作: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清代词论家徐轨在《词苑丛谈》中评价:“自有横槊气概,固是英雄本色”。苏轼的这首词,不仅是他最有英雄气概的代表作,也是宋词中最具豪迈雄壮的代表作。在诸多写赤壁怀古的诗词中,这首词可谓千古之绝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无人可以超越。

  开篇“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就是千古名句。滚滚长江,东流而去,绵延不绝,浪花淘尽,多少英雄豪杰?汹涌奔腾的大江,让人联想到千古以来无数风流人物的英雄气象。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赤壁战场,历来众说纷纭,“人道是”三个字下笔极为有分寸。八百七十多年前,东吴名将周瑜曾在赤壁这个地方指挥了古代战争史上著名的赤壁之战,以少胜多,风光无限。如今苏轼站在曾经周瑜指挥千军万马的古战场,心中思绪起伏。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着力于写赤壁的壮阔之景,陡峭的山崖如同要穿破天空,而激荡的浪涛派打着岸边的岩石,卷起无数雪一般的浪花。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眼前如画的江山,曾经见证过多少豪杰英雄事?锦绣山河,大有“天下英雄出我辈”的豪迈之感。

  词的上片重在写景,词的下片则在于抒情。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眼前雄浑壮阔的景象,不禁让人梦回三国。“遥想”二字,把读者的思绪带向了那个金戈铁马、建功立业的时代。

  建安三年,公元198年,周瑜摆脱袁术以居巢长的身份回到江东,此时孙策正在积聚力量,正是用人之际。孙策亲自迎接周瑜归来,授予周瑜建威中郎将。“瑜时年二十四,吴中皆呼为周郎。”少年得志,春风得意,不久孙策攻打荆州,周瑜被任命为中护军,领江夏太守。

  皖城之战,孙策俘获袁术手下部将刘勋的家人及部众亲族,。其中有一个老者乔公,有两个女儿大乔和小乔,都有国色天香的姿色。于是孙策娶了大乔为妻,周瑜娶了小乔为妻。

  这一年,周瑜年仅二十五岁。人生如此,夫复何求?然而周瑜更加让人羡慕嫉妒的是,建立了赤壁之战的不世功勋。建安十三年,曹操南下占领荆州,意欲扑灭江东,统一中原。

  周瑜站了出来。曹操的对手不是刘备,不是孙权,而是周瑜。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束装儒雅,风度翩翩的儒将周瑜,早已胸有成竹,指挥若定,谈笑之间,就以火攻的方式烧毁曹操的战船,“灰飞烟灭”四个字,写出了曹操的惨败,也奠定了周瑜的胜利。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可是转眼回到现实,思想从三国中抽离,苏轼面对的却是被贬黄州的坎坷处境。壮志难酬,而华发早生,与盛年建功立业的周瑜相比,情不自禁地发出自笑多情、光阴虚掷的叹惋了。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从神游故国拉回现实,又上升到哲学层面。人生短暂,如梦幻泡影,与其让各自烦闷萦绕于心,不如放眼这江天月夜,把酒作乐。最后这言近意远的结尾,让我们感受到一位胸襟宽阔,旷达乐观而善于自解的苏东坡。

  在历史与现状,理想与现实的茅盾之中,苏轼没有让自己陷入之后难以自拔。而是回旋有余,一个转身,就能超然与物外。

  黄州之后,苏轼一变而为苏东坡。他务农种药、写诗访友、寻道问佛,完全过上了陶渊明那样的隐逸生活。衣食自足,生活散淡,苏东坡感到心满意足,无比快乐。这就是一个文人在逆境之中的自解,也是苏东坡的处世哲学的独到之处。

  在这首词中,我们没有看到苏轼的抱怨和孤愤。经历了乌台诗案,以及跌宕起伏的人生,苏东坡懂得了真正的超脱豪放。人生如梦,酌酒一杯,敬眼前的江天明月。

  千年以来,豪放词有无数。只有苏轼的这首《念奴娇赤壁怀古》,让人读来时时充满豪迈之气,又能体会人生的深邃哲理。大江东去,真可谓“语意高妙,真古今绝唱”,千古豪放词中首推第一。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scsx/14772.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