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游七十五岁写的一首诗,悼念唐琬满是遗憾

  陆游与唐琬的故事大家了解吗?今天诗词文学网小编给你们带来全新的解读~

  陆游与唐琬的爱情,是文学史上最悲伤的一段爱情。

  陆游与唐琬,本是恩爱夫妻,但就是因为太过恩爱,陆母觉得唐琬让自己的儿子沉溺于男女私情,会影响他的前途事业,于是便让陆游休了唐琬。陆母就是传统伦理观念下价值观扭曲的女性,她为人妻的时候受制于长辈与丈夫,只有儿子能受其掌控,便将儿子当成了自己的私有物,见不得他对别的女人好。

  而在心孝为第一首先的传统社会,陆游拗不过母亲,只能休了唐琬。陆游另娶,唐琬改嫁赵士程。

  绍兴二十五年(1155)春天,陆游到绍兴禹迹寺南的沈园游玩,恰巧唐琬与赵士程也在园内。唐琬征得赵士程同意后,送了两杯酒慰问陆游。唐程二人离去后,陆游悲不自禁,在沈园墙上题了一阙《钗头凤》。后来唐琬再游沈园,看到陆游题的词,也和了一首《钗头凤》,不久后抑郁而死。

  四十四年后,陆游七十五岁了,他再游沈园,写下了一律二绝,两首绝句我以前赏析过,今天我们来欣赏这首七律。

  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园,四十年前,尝题小词一阕壁间,偶复一到,而园已易三主,读之怅然枫叶初丹槲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禅龛一炷香!

  诗题很长,说四十多年前,诗人在沈园墙上题了一首词,这首词指的就是《钗头凤·红酥手》,四十多年过去了,沈园的主人已经换了三个,他再读到自己写的词,怅然不已。

  枫叶初丹槲(hú)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河阳愁鬓,这里是用潘安的典故,晋代潘安,曾任河阳(在今河南孟州西)县令,潘安三十二岁生白发,是未老先衰的标志。后用“潘鬓”等作为鬓发斑白的代称。

  首句点时节,枫叶开始红了,槲叶黄了,是在秋天的季节。第二句说,自己鬓发已白,更怕见新生的白发。

  

 

  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面对着沈园内的树木亭台,我只能徒然地回忆往事,斯人早已逝去,我还能对谁诉说我内心断肠情意。

  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沈园的墙壁已经坍坏,当年题的词出蒙上了漠漠尘埃,昔日往事,也像浮动幽梦,茫茫无迹。

  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禅龛一炷香!禅龛(kān),供奉灵位的小阁子。这些年来,我内心的不切实际的幻想,已经消除干净,知道再痴心妄想,再遗憾悔恨,也无可奈何,只能回到家里,向你的灵位烧一炷香。

  

 

  人生有的遗恨,一生也无法弥补,有的缺失,用什么也无法填充。

  这首诗将陆游无限悔恨与无可奈何写到了极致,《宋诗精华录》中,选入了陆游的这首诗与同是悼念唐琬的《沈园二首》,并评道:“古今断肠之作,无如此前后三首者。”又说:“无此绝等伤心之事,亦无此绝等伤心之诗。就百年论,谁愿有此事?就千秋论,不可无此诗。”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scsx/14775.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