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的《满庭芳·静夜思》中共融入了25味中药,他为何要这么做?

  嗨又和大家见面了,今天诗词文学网小编带来了一篇关于辛弃疾的文章,希望你们喜欢。

  《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有言:“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辛弃疾是南宋著名爱国词人,他的一生都在为恢复失地而努力。然而,他却生不逢时,他的一腔热血白白奉献给了懦弱南宋朝廷,力求一战的他,经常被“主和派”攻击,“命运多舛、壮志难酬”便是他的真实写照。

  

 

  辛弃疾,生于宋高宗绍兴十年(1140年)的,当时的北方已经被金国占领,南宋朝廷遭遇了历史上著名的靖康之变。辛弃疾祖父辛赞因在宋室南渡后“累于族众”,所以不得不暂时被金国收编,成为金国的官员。对辛赞来说,回归故土一直是他的梦想,他无比希望能有机会与金人决一死战。因此,他经常携辛弃疾“登高望远,指画山河”。

  在祖父的引导下,辛弃疾对民生疾苦有了深刻的认识,他在少年时就立下了恢复中原、报国雪耻的志向。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完颜亮举兵南下,辛弃疾聚集了两千余人在后方奋起反抗,打了金人一个措手不及。后来,起义军中的张安国叛变,辛弃疾一怒之下,率领50余人袭击几万人的敌营,把叛徒张安国绑了回来,交给南宋朝廷惩治。

  

 

  25岁时,辛弃疾就被任命为江阴签判,在往后的日子里,他提出了不少抗金北伐的建议。但是,南宋朝廷的反应却极为冷淡,他们选择性忽略了辛弃疾的主战之心,而是利用其过人的才干去地方处理政事。现实是残酷的,辛弃疾豪迈大气的性格难以在官场上立足,再加上他“归正人”的身份,他最高也只能是个四品官,完全左右不了战局。

  想当初,辛弃疾新婚后不久便上阵杀敌,他作了一首《满庭芳·静夜思》,用以寄托对妻子的思念之情。

  云母屏开,珍珠帘闭,防风吹散沉香。离情抑郁,金缕织硫黄,柏影桂枝交映,从容起,弄水银塘。连翘首,惊过半夏,凉透薄荷裳。

  一钩藤上月,寻常山夜,梦宿沙场。早已轻粉黛,独活空房。欲续断弦未得,乌头白,最苦参商。当归也,茱萸熟,地老菊花黄。

  整首词中,辛弃疾共融入了25味中药材:云母、珍珠、防风、沉香、郁金、硫黄、柏叶、桂枝、苁蓉、水银、连翘、半夏、薄荷、钩藤、常山、缩砂、轻粉、独活、续断、乌头、苦参、当归、茱萸、熟地、菊花。

  

 

  硫黄也叫“流黄”,代指一种黄色的面料,《乐府诗》中提到:“大妇织綺紵,中妇织流黄”。另外,辛弃疾还借茱萸、菊花指代时间,“熟”、“老”二字便把秋天隐晦地点了出来。实际上,现代很多学者认为《满庭芳·静夜思》不是辛弃疾所作,毕竟他是豪放派词人,而这首词属于婉约派。

  不过,从“梦宿沙场”四字便可看出,这是辛弃疾的一贯作风,而且他的《青玉案·东风夜放花千树》、《西江月·明月别枝惊鹊》也属于婉约词,青年时代的辛弃疾,比较多愁善感一点并没有什么奇怪的。那么,关于他在词中隐藏的中药材,大家发现了几种呢?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scsx/16971.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