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里,藏着你理想中爱情的所有模样

  你理想中的爱情是什么模样?

  是今夕何夕,见此良人,是琴瑟在御,莫不静好,是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还是谷则异室,死则同穴,是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诗经》里,藏着你理想中爱情的所有模样:

  是面对爱情时的热烈浪漫、坦率真挚,是坚守爱情时的忠贞不渝、生死相守,是遭到背叛时的坚定放手、决绝离开!

  1、追寻爱情的态度: 坦率真挚

  《诗经》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诗歌总集,共收录了从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约五百年间的305首诗歌,分为风、雅、颂三章。如同一面镜子,照见了周代社会生态的各个方面。

  而其中关于爱情和婚姻的诗歌,共77首,占据总数的四分之一还多。但无论是反映男女热恋的欢乐、失恋的痛苦、婚后的和谐,还是弃妇的泣诉,均情感真挚、清新纯净,反映出对人生命本体和个体价值的尊崇。

  

  《诗经》所处的时代,礼教初设,但当时的礼教主要是对上层王公贵族的约束,而在普通民众间,却是古风犹存,青年男女的自由恋爱少有禁忌。

  如《周礼》中有: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郑风 溱洧》更是详细描述了阳春时节青年男女相会踏青的场面。

  当时民间有许多名目的节日集会,如郑国的上巳节、陈国的巫风舞、卫国的桑林祭等,都是男女青年欢聚的时机。他们可以自由相会,大胆地和意中人对话,许多人便是通过这种方式觅得良配。

  野有蔓草,零露漙(tuan)兮。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rang)。

  有美一人,婉如清扬。

  邂逅相遇,与子偕臧(zang)。

  《郑风 野有蔓草》里,是最古老的一见钟情。一对青年男女偶然邂逅,在浩荡的田野间,无声对视,便成就了一段美好姻缘。

  这种结合,纯粹、直率而神圣,没有任何外在的条件,靠的仅是心灵的颤动。

  爱情,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

  摽biào有梅, 其实七兮。

  求我庶shù士 ,迨dài其吉兮。

  摽有梅 ,其实三兮。

  求我庶士, 迨其今兮。

  摽有梅 ,顷筐塈jì之。

  求我庶士 迨其谓(表白)之。

  《召南 摽有梅》是少女在采梅子时的动情歌唱。她看着梅树的果实黄熟脱落,渐渐变得稀少,联想到自己宝贵的青春年华也正悄悄飞逝。于是,唱出了一曲期待男子向她求爱、并娶她为妻的心音。

  诗篇连用三个求字,写出了女子心情的急切和对爱的渴求,委婉细腻而又直率大胆。

  在上古时代,无论男女,对待爱情都怀有一种遵从自然的态度。岁月抛人,青春易逝,当爱情到来时,就去积极热烈地追求吧。

  彼泽之陂(bei),有蒲与荷。

  有美一人,伤如之何?

  寤寐无为,涕泗滂沱。

  彼泽之陂,有蒲与蕑(lian莲)。

  有美一人,硕大且卷(quan鬈)。

  寤寐无为,中心悁悁(yuan)。

  彼泽之陂,有蒲菡萏。

  有美一人,硕大且俨。

  寤寐无为,辗转伏枕。

  《陈风 泽陂》里,则是描写女子思念意中人的情怀。她看到池塘边的香蒲、兰草、莲花,便想到自己恋慕的男子,不禁心烦意乱、辗转无眠。一腔愁闷,遂发而为歌。

  在她的心中,男子硕大且卷、硕大且俨,字里行间既表现了对意中人的赞美,也大胆地表达出了对爱情的渴望。

  《卫风木瓜》里,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写青年男女互赠定情信物,《王风 君子于役》里,君子于役,不知其期,写妻子思念远征的丈夫,《邺风 绿衣》里,绿兮衣兮,绿衣黄里。心之忧矣,曷为其己,写男子睹物思人、怀念亡妻。

  《诗经》里,没有虚伪,没有矫饰,没有世俗的种种偏见,有的只是坦率的情感流露,真挚的情感表达,有的只是最动人的爱情。

  

  2、坚守爱情的态度: 忠贞不渝

  《诗经》中的爱情不仅仅追求自由恋爱,更强调爱情的忠贞专一,生死相守。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mao)之。

  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周南 关雎》的首句就以雎鸠和鸣起兴。关于雎鸠,闻一多在《诗经通义》中说:相传此鸟雌雄情志专一,其一或死,其一也就忧思不食,憔悴而死,极笃于伉俪之情。

  这也说明,在上古时代,人们便推崇那种情志专一的爱情,一生只爱一个人,一世只怀一种愁。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

  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ji)。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chi)。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

  所谓伊人,在水之涘(si)。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秦风 蒹葭》里,是一曲优美深情的恋歌,有着扑朔迷离如梦幻般的诗境。秋水、蒹葭、伊人都笼罩在一片茫茫的雾中。

  在一个深秋清冷的早晨,我立在静寂的河畔,久久伫立,望着远方那道迷离的身影。我时而逆流而上,时而顺流而下,哪怕道路险峻难攀登,哪怕道路崎岖而漫长,我也绝不会放弃追寻。

  大车槛kǎn槛,毳cuì衣如菼tǎn。

  岂不尔思,畏子不敢。

  大车啍tūn啍,毳衣如璊mén。

  岂不尔思,畏子不奔。

  穀gǔ(谷,活着)则异室,死则同穴。

  谓予不信,有如皦jiǎo日。

  《王风 大车》里,则是女子对爱情发出的决绝誓语:

  今生活着的时候,如果不能结为夫妻同居一室;那么死后,我也希望能和你同葬在一个墓穴中。日后你若不信我的话,请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它将为我作证。

  就仿佛汉乐府《上邪》里那位指天为誓,高吟着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的女子,那单薄的身影里流露出的坚定与决绝,让人无比动容且叹服!

  

  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孔雀东南飞》),《诗经》里,那一个个坚守爱的姿态,让我们看到爱情本该有的庄严与神圣。

  3、捍卫爱情的态度: 决绝放手

  爱情虽美好,却未必总是美好。有时倾心相许,却未必都能迎来美满的结局。中国古代社会里,男子负心、二三其德的事也并不少见。因此,《诗经》中也便有了许多弃妇诗。

  遵大路兮

  掺shǎn执子之袪qū兮

  无我恶wù兮

  不寁zǎn故也

  遵大路兮

  掺执子之手兮

  无我魗chǒu兮

  不寁好也

  《郑风 遵大路》里,一位痴情女子拉着男子的衣袖,哭泣着不要被抛弃,内心充满了无助。

  在这些诗篇中,即便她们美丽、善良、勤劳,对爱情忠贞不二,可是仍然逃脱不了被抛弃的命运。但是,她们固然柔弱,有时也会发出强烈的反抗意识,努力摆脱不幸的命运,捍卫人格的尊严和爱情的神圣。

  厌yè浥yì行háng(道路)露 ,岂不夙夜。

  谓(畏)行多露。

  谁谓雀无角 ,何以穿我屋。

  谁谓女rǔ(汝,你)无家, 何以速我狱。

  虽速我狱 ,室家不足。

  谁谓鼠无牙 ,何以穿我墉yōng(墙)。

  谁谓女无家, 何以速我讼。

  虽速我讼 ,亦不女rǔ从。

  《召南 行露》里,讲述了一个贞洁女子坚决抗拒一个已有家室的无赖纠缠的过程。即使男子无中生有、造谣诽谤,用诉讼来胁迫自己,她也决不屈服。赞颂了女子不畏强暴、誓死捍卫人格尊严和爱情神圣。

  三岁为妇,靡室劳矣。

  夙兴夜寐,靡有朝矣。

  言既遂矣,至于暴矣。

  兄弟不知,咥(xi)其笑矣。

  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

  淇则有岸,隰(xi)则有泮(pan)。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

  信誓旦旦,不思其反。

  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卫风 氓》是《诗经》中一首具有代表性的弃妇诗。它以民歌体的形式,叙述了女子从恋爱到结婚,再到最终被抛弃的过程。

  女也不爽,士贰其行。士也罔极,二三其德,女子并没有什么过错,却招致男子的变心背弃。她满腔悲愤,指责男子你当初信誓旦旦,如今却又把我抛弃,还不自己悔过。既然不悔过就算了吧!那就这样吧!

  女子最终选择决然离开,既是为了维护自我人格的尊严,也是为了捍卫爱情的神圣。一段被污浊的感情,已不再值得留恋。

  这也是中国文学史上最早出现的一个完整的女性人物形象,面对被抛弃的命运,她不是选择忍气吞声地顺从、屈服,而是敢于表达自己的不满,大胆控诉丈夫的暴行,控诉社会的不公,体现了一种人格的独立。

  

  《诗经》中的爱情诗作为中国古代爱情诗的滥觞,其所提出的忠贞不二、生死相守和捍卫自我尊严和爱情神圣性的爱情观,也对后世影响深远。

  无论是两汉乐府诗《有所思》里,闻君有他心,拉杂摧烧之。摧烧之,当风扬其灰!从今以往,勿复相思,相思与君绝,讲述了一个女子面对恋人背叛后,决然和他断绝关系;

  还是卓文君《白头吟》里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的坚定姿态,和愿得一人心,白头不相离的美好愿景;

  无论是汉魏时期哀怨缠绵的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还是李商隐诸多格调凄美的无题诗,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乃至后来《牡丹亭》的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

  

  《诗经》中爱情诗,更多的是一种精神之恋的诗意美感。在这个缱绻的爱情愈加渺茫、人人都脚步匆匆的时代,它让我们看到了爱情最神圣、纯粹的姿态。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scsx/21142.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