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炀帝的《春江花月夜》不输张若虚 三四句最惊艳

  在《唐诗三百首》中,遗珠不少,其中,《春江花月夜》绝对是一颗遗漏的明珠。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几乎所有的人,都能背下这两句。闻一多先生评价《春江花月夜》:诗中的诗,顶峰中的顶峰。

  这么高的评价使《春江花月夜》广为人知。其实,在张若虚之前,隋炀帝杨广也写过两首《春江花月夜》,其诗不输张若虚,他的三四句最惊艳。

  

  《春江花月夜二首》

  其一

  暮江平不动,春花满正开。

  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

  其二

  夜露含花气,春潭漾月晖。

  汉水逢游女,湘川值两妃。

  其一

  傍晚时分,江面风平浪静,远远望去似乎稳稳不动,岸边到处是正在盛开的春花。月亮随着流波滚滚,星光随着潮水汹涌闪烁。

  其二

  春夜的露水含着淡淡花香,点点月色荡漾在小潭的水波里。

  不知道面前的水潭是通往哪里,如果是汉水就有缘碰到汉水女神,如果是湘水,就有缘碰到娥皇女英。

  

  在隋朝历史上,杨广不仅是一个皇帝,还是一个文学家,他的诗写得好,后世称赞也很多。这首《春江花月夜》是他的代表作。

  单看《春江花月夜》就可看出杨广的功力,寥寥四句诗,短短20个字,将春江花月夜收纳其间,绘出一幅江月胜景图。

  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缓缓读来,如欣赏清秋月夜之画,风致婉然。此句好在平实,一个将字,一个带字,都是比较虚的动词,不会破了月明星稀的安稳美感。

  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隐娘初读到这一句,眼前仿佛出现一个画面, 潮水荡漾,星子闪烁,四周无声,只有潮水的声音,静美无限。

  《春江花月夜》为乐府吴声歌曲名,相传为南朝陈后主所作,原词已不传,《旧唐书·音乐志二》云:《春江花月夜》《玉树后庭花》《堂堂》,并陈后主作。叔宝常与宫中女学士及朝臣相和为诗,太乐令何胥又善于文咏,采其尤艳丽者以为此曲。

  梁陈时,宫体诗盛行,其内容多为吟咏女性,风格绮蔓,辞藻华丽,我们来看一些例子:

  梦笑开娇靥,眠鬓压落花。

  (萧纲《咏内人昼眠》)

  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

  (陈叔宝《玉树后庭花》)

  妆窗隔柳色,井水照桃红。

  (萧纲《和湘东王名士悦倾城》)

  在政治上,杨广是一个失败的统治者;在文学上,杨广却是一个合格的文学家。

  同样是宫体诗题《春江花月夜》,在杨广这里,可以看出其诗歌风格是丽而不艳,柔而不淫,有正言之风,雅语之气。

  暮江平不动,春花满正开。

  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

  黄昏远眺长江岸,暮霭沉沉,江水浩淼。平不动是水波不兴。江面平坦宁静,江边春花如火,开得满满当当。

  他写春夜潮生,江水滔滔。将月去,带星来将水波激荡,月星交辉的情景写得极宏大,于写景的壮阔中写出了时间的流逝。

  

  杨广的《春江花月夜》,短却至美。

  将杨广的《春江花月夜》和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作比较,可清楚地看出其描写春江花月夜景是受到本篇启示的。明月、潮水的意象和意境颇有共通之处。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杨广这首诗在描绘春江花月夜花开景色这方面,具有开先河之功,起了示范之用。

  至于你喜欢哪一篇,那就见仁见智了。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scsx/21345.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