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茶,茶有浓淡,人有悲欢

  但凡茗茶,一泡苦涩,二泡甘香,三泡浓沉,四泡清洌,五泡清淡,此后,再好的茶也索然无味。

  ——林清玄

  

  初泡的茶,滚水冲入,卷曲的茶叶逐渐舒展开来,浮在水中,别有一番滋味。

  几巡过后,茶水变凉,细碎的茶叶不再漂浮、翻转,沉在杯底,宁静,安然。

  恰似这况味人生,浮浮沉沉,起起落落,苦乐参半,冷暖自知。

  

  《浣溪沙》

  清·纳兰性德

  谁念西风独自凉?

  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

  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妻已亡故,每念及此,心中满是苍凉。忆往常,你我赌书饮茶,嬉笑打闹,茶香的味道,我现在还记得呢。

  浮生若斯,总以为来日方长,殊不知人走茶凉。

  人生如茶,茶有浓淡,人有悲欢,茶凉可续,人走难忆。

  

  《望江南》

  宋·苏轼

  春未老,风细柳斜斜。

  试上超然台上望,

  半壕春水一城花。

  烟雨暗千家。

  寒食后,酒醒却咨嗟。

  休对故人思故国,

  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登台远眺,青砖瓦巷,繁花满目,突然让人想起了故乡。念及老友,点上新火,煮杯热茶,趁年华尚好,且歌且醉。

  白落梅说:

  生命如同一盏茶的过程,这盏茶,可以喝一个时辰,可以饮一天,一月,一年,也可以品一生。

  用一颗俗世的心品茶,难免执著于色、香、味,则少了一份清淡与质朴。

  用一颗出离的心品茶,便可以从容地享受飞云过天,绿水无波的静美。

  

  《定风波》

  宋·辛弃疾

  少日春怀似酒浓。

  插花走马醉千钟。

  老去逢春如病酒。

  唯有。茶瓯香篆小帘栊。

  卷尽残花风未定。

  休恨。花开元自要春风。

  试问春归谁得见。

  飞燕。来时相遇夕阳中。

  年少时,纵情狂欢,插花、骑马、喝酒,不知疲惫;年老后,毫无兴味,劈柴、点香、饮茶,闹中取静。

  有人说,曾经美酒如水饮,如今闻茶心自醉。

  半生已过,褪去浮华,将往事煮成茶,大概是世间人共有的归宿吧。

  

  《寒夜》

  宋·杜耒

  寒夜客来茶当酒,

  竹炉汤沸火初红。

  寻常一样窗前月,

  才有梅花便不同。

  寒夜有客来,以茶代酒,煮茗闲谈。月下,梅开三两枝,屋内,茶冒着丝丝热气,如此惬意生活,堪称茶样人生。

  夜半煮茶结知音,风不起,烟不消云不散,人不走,茶不凉情不淡。

  周作人说:

  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

  

  《夏昼偶作》

  唐·柳宗元

  南州溽暑醉如酒,

  隐几熟眠开北牖。

  日午独觉无馀声,

  山童隔竹敲茶臼。

  困顿夏季,休憩醒来,竹林里,山童敲击茶臼的声音传来,旧茶零落,新茶出炉,新旧交替,犹如人生。

  有一个人,生活诸事不顺,绝望之余,去寺庙请求超度。

  老方丈在两只茶杯中各放入一小撮茶叶,分别用温水和沸水冲泡。

  年轻人先尝温茶,感觉默淡无香,寡然无味;而沸水那杯,则沁人心脾,堪称极品。

  老方丈说:

  茶有茶的宿命,壶有壶的因果,世间万物,都有着各自的信仰和使命。

  茶暖茶凉,茶盈茶空,都是人生。

  

  有人说,茶与酒不同。酒越喝越躁,茶越品越静,茶不上头,茶只入心。

  品一盏纯粹,尝一杯淡然,在茶里从容不惊的生活,不失为一种美好。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scsx/21415.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