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派的词祖 只有他才能将离愁写的如此绵绵无尽

  温庭筠词惟题材偏窄,被人讥为男子而作闺音,但是他对五代以后词的大发展起了很强的推动作用。温庭筠对词的贡献,永远受到后人的尊敬。在众多的代表作中,小编最爱的还是《更漏子·玉炉香》 :

  更漏子·玉炉香

  唐代:温庭筠

  玉炉香,红蜡泪,偏照画堂秋思。眉翠薄,鬓云残,夜长衾枕寒。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玉炉香,红蜡泪,偏照画堂秋思。眉翠薄,鬓云残,夜长衾枕寒。 玉炉散发着炉香烟,红色的蜡烛滴着烛泪,摇曳的光影映照出华丽屋宇的凄迷。她的蛾眉颜色已褪,鬓发也已零乱,漫漫长夜无法安眠,只觉枕被一片寒凉。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窗外的梧桐树,正淋着三更的冷雨,也不管屋内的她正为别离伤心。一滴一滴的雨点,正凄厉地敲打着一叶一叶的梧桐,滴落在无人的石阶上,一直到天明。

  

  上阕写画堂中人所见,下阕从室内转到室外,写人的所闻。秋夜三更冷雨,点点滴滴在梧桐树上,这离情之苦没有人可以理解。它与偏照画堂秋思呼应,可见秋思即是离情。下面再作具体描述: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潇潇秋雨不理会闺中少妇深夜怀人的苦情,只管让雨珠洒在一张张梧桐叶上,滴落在窗外的石阶上,一直滴到天明,还没有休止。秋雨连绵不停,正如她的离情连绵无尽。

  

  词这种文学形式,到了温庭筠手里才真正被人们重视起来,随后五代与宋代的词人竞相为之,终于使词在中国古代文坛上成蔚为大观,仍然有着极广泛的影响。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scsx/21611.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