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好汉的千人千面是作者写作手法的成功

   写《水浒传》不容易。不说别的,就是那一百零八个好汉的形象,要塑造好就不简单。《水浒传》的作者有几大难处:一是多,好汉多达一百零八,就是排队,也得排成一长列。二是同,一百零八个好汉同为意气相投的兄弟,绝大多数连性别都足相同的。但作者却把他们写得栩栩如生,读过《水浒传》的人,谁都难忘那一个个好汉的音容笑貌。

   写活一百零八个好汉,关键在同中有异。同为好汉,有文武之分,文的有及时雨宋江、智多星吴用、圣手书生萧让、玉臂匠金大坚、神医安道全等,其所长不在刀枪剑棒上。武的有花和尚鲁智深、行者武松、拼命三郎石秀等,都有一身好武艺。

   同为文的,又文中有别。且不说萧让、金大坚、安道全等各有所长,就是宋江与吴用也决然不同。吴用智多,但多是局部性的,只和战术有关;宋江却有!种总揽全局的气概和能力,把握的是有关战略的大问题。

   同为武的,武中也有别。首先是武艺各别。同为一身本领,小李广花荣是神射,没羽箭张清是神投。同为兵器,关胜用大刀,秦明用狼牙棒;呼延灼使双鞭,董乎使双枪,李逵则使一双板斧。更不说各人的专长,如戴宗的神行,凌振的火炮,徐宁的钩镰枪,张顺等人的水性,等等。

   其次是粗细各别。一身好武艺的人中,有林冲、卢俊义等比较精细的,也有鲁智深、李逵等比较粗卤的。而粗细之中又各各不同。鲁智深粗中有细,旁人很难捉弄他。在替大相国寺看菜园子的时候,一伙泼皮想小耍他,结果却被他一脚个,踢下粪窖。相反,他还时常弄些手段消遣别人。比如,他让郑屠切精肉、切肥肉、切寸金软骨;他让小霸王周通醉入销金帐等。拳打镇关西之后,作者写他肚里寻思俺只指望痛打这厮一顿,不想三拳真个打死了他。洒家须吃官司,又没人送饭,不如及早撒开。于是拔步便走,回头指着郑屠尸道:你诈死洒家和你慢慢理会。一头骂,一头大踏步去了。这个细节,极其准确而传神地表现了鲁智深这种粗中有细的性格。

   李逵就不一样。他粗而且直,被人捉弄是家常便饭戴宗叫他拜宋江,他说:节级哥哥,不要瞒我拜了,你却笑我。让他下井救柴进,他又说:我下去不怕,你们莫割断了绳索。还

   说哥哥不知我去蓟州,着了两道儿,今番休撞第三遍。这些令人莞尔的描写,活脱脱写出了李逵的憨直性格。他因为屡屡被捉弄而有了警觉,但却无计可施,依然直话直说。把他与鲁智深面对别人圈套心知肚明却不动声色的做法相对比,两个粗人的面目便截然不同。

   当然,梁山上的好汉也不是个个都面目生动的,有的基本上只是一个符号而已。不过,即使我们真的有机会上了一趟梁山,也不可能对每一个人都留下印象。我们的脑海中有那么些呼之欲出的梁山好汉,这已经是作者的成功了。所谓千人千面,无非是读者对这种成功的表扬罢了。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wenhua/3204.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