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明月今宵多-唐代韩愈诗作中的精品欣赏8

   韩愈,字退之,河南河阳人,贞元八年擢进士第,因才高又好直言,屡遭黜贬,一生坎坷。不守,其诗中不乏上乘之作,今天 我们就来欣赏几首:

   《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洲路八千。

   誓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这是韩愈一次著名的谏迎佛骨事件。在邢部侍郎位时,朝廷倡迎佛骨,朝野发疯一般,有的甚至自残身体,以求佛老赐福,韩愈遂向宪宗上《谏迎佛骨表》,不料触怒宪宗,欲问死罪,幸得裴度等大臣相救,贬为潮洲刺使,这就是首联表述的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洲路八千。朝奏而夕贬,这个贬令来自九重天,即皇帝降旨的金殿,而贬所潮洲离帝部长安路八千,可见受责之重。但诗人并未因此而悔恨,第二联誓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表达了为国消除弊端不惜冒着生命危险的高尚意志。第三联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则从自然风貌中前者点明担心在长安家庭成员之命运,后者则表示对前途艰险的担忧。最后一联韩愈在蓝关与侄韩湘相遇,以为自己此去潮州难逃死亡命运,嘱其能收其骸骨还乡。

   韩愈不信佛有灵验,这从《谏迎佛骨表》中可以看出:佛如有灵,能作祸祟,凡有殃咎,宜加臣身。但有人认为韩愈反佛,这个看法不尽正确,不信佛不等于反佛。其实韩愈反对的只是对佛老的极端迷信以及朝野过度张狂的举动,而且认为中国正处多事之秋,当时声势浩大的奉迎无疑会影响国计民生,所以上表力谏。这从《赠译经僧》-诗也可看出他的忧心所在:

   万里休言道路赊,有谁教汝度流沙。

   只今中国方多事,不用无端更乱华。

   云横秦岭家何在。韩愈对家庭的担忧并非毫无根据,在他夕贬不久,朝廷认为其家人不宜再住京城,遂将其家人亦遣往潮州。其十一岁小女因经不起这样的以及一路颠沛风霜苦寒,半途夭折,下面是诗人的《祭女》(题为笔者所加)诗及前言:

   去岁自刑部侍郎以罪贬潮洲刺史,乘驿赴任,其后家亦谴逐,小女道死,殡之层峰驿旁山下。蒙恩还朝,过其墓留题驿梁:

   数条藤索木皮棺,草殡荒山白骨寒。

   惊恐入心身已病,扶舁沿路众知难。

   绕坟不暇号三匝,设祭唯闻饭一盘。

   致汝无辜由我罪,百年惭痛泪阑干。

   读诗至此,大概谁都会一洒同情之泪。

   直臣遭殃,祸及家族;佞臣受宠,鸡犬升天。中国数千年来的封建社会反复上演着这样的丑剧,直至近现代亦不能完全幸免,严重阻碍了社会正常健康发展。这是一个应当引起国人深思的问题。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wenhua/3208.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