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天姥吟留别全文赏析,领悟李白胸中志向

   首先就要说明,《梦游天姥吟留别》标题就已点明是梦游,自是与身游有所区别,诗的前八句是梦游天姥的起因:

   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

   越人言天姥,云霞明灭或可睹。

   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

   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

   越人描述的天姥山之雄伟峻峭,引发了诗人游天姥的浓厚兴趣,但由于某种原因而不能亲临,因而: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刚开始似尚在梦游与身临之间徘徊:

   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

   谢公宿处今尚在,绿水荡漾清猿啼。

   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

   紧接着便张开了梦游的双翼:

   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

   千岩万壑路不定,眠花倚石忽已暝。

   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

   接下来却是一派云青水澹:

   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

   刹那间又生巨变:列缺霹雳,丘峦崩摧。洞天石扉,訇然中开。

   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

   此刻眼前展示的完全是一派仙境:

   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

   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麻。

   但好景不长:

   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

   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

   原来是天姥一梦。诗人终于由梦醒而感悟:

   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

   全诗至此似可结束,但诗题最后有留别两字,于是接着:

   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

   这君是何人,诗人没有点明,或许是某个友人,或许即是天姥,抑或是这个浑浊的世界,但对别后的去向,却交代得十分明确。原因十分简单: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责,使我不得开心颜!

   不如到大自然的山水之间去寻找快乐,或许真的能身临天姥峰上那样的梦中仙境。

   可以说,《梦游天姥吟留别》一首具有浪漫情怀的诗作。特别是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一句,充分展示了李白的一身傲骨、个性与人格,伴随着李白走过飘零但不屈的一生,成为他恪守的原则与信条,并贯串于他的诗篇,从而使他的诗充盈着浩然正气,虽历经千余载却反而让人感到光辉递增。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wenhua/6135.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