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称为跋扈将军的梁冀,为什么会那么怕老婆?

  跟着诗词文学网小编一起探寻历史上真实的梁冀。

  东汉本初元年,公元146年7月的一天,天色尚早,红花绿树点缀中的洛阳皇宫气势恢宏。虽是盛夏,身着铠甲的皇宫卫士十步一岗,身姿笔挺目不斜视。巍峨的南宫崇德殿里,正在召开例行朝会。北面台阶上最高处,龙椅上端坐的,却是一个8岁男童。他叫刘缵(zuǎn),东汉第九任皇帝,是光武帝刘秀的六世孙。

  偌大的朝堂上,小皇帝刘缵看起来并不是主角。他旁边坐着一个端庄秀美的中年妇人,衣饰华贵不怒自威。她就是东汉著名的皇太后粱妠(nàn)。粱妠面带微笑注目台阶下一个人。肃然端立的众朝臣里,这个人与众不同。他身着大将军袍,来回踱着步,一边大声说话,一边扬起手来指指点点。他身材高瘦双肩耸起,两眼几乎竖立,面容丑陋,说话还大舌头含混不清,然而众朝臣个个噤若寒蝉不敢正视他。

  

  这人就是权倾天下的“跋扈将军”梁冀,太后的亲哥哥。作为东汉开国名臣梁统的后代,梁家终于独揽朝政扬眉吐气,这时的天下就是他们兄妹二人的天下。自从他们的父亲大将军梁商与顺帝刘保去世,梁冀更加不知道收敛为何物。刘缵已经是梁家兄妹拥立的第二个小皇帝。上一任皇帝一岁登基,两岁就病死了。梁冀就是董事长,皇帝不过是他任命的经理人而已。

  不过刘缵虽然还是个孩子,聪颖过人,看起来不太好糊弄。这很快就给他自己招致了杀身之祸。朝会结束,梁冀神色傲然扬长而去,他不走别人不敢先走。小皇帝刘缵看着他的背影愣了会神,喃喃自语道:“哎,果真是个跋扈将军!”这话长了翅膀般就传到了梁冀耳朵里。梁冀大怒,立即命人找机会往皇帝吃的饭食里下毒。几天后,年仅八岁的小皇帝刘缵中毒不治,一命呜呼。梁冀又找了个宗室少年刘志,来坐那把烫屁股的龙椅,就是汉桓帝。

  先不说汉桓帝。史载梁冀生得“鸢肩豺目”,所以前文说他双肩耸起,眼睛像豺狼一样半竖着。他的行事可比豺狼凶残多了。多年前他爹梁商在世时候,他已经是河南尹,位高权重。梁商有个门客叫吕放,是京城洛阳令,官也不小了。吕放委婉告诉梁商,他儿子梁冀在外头胡作非为,横行不法,希望大将军管教一下。这本是一片好意。梁商把儿子狠狠训斥了一顿。

  

  没过几天,堂堂洛阳令带着随从行走街头,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就被人刺杀了。这当然是吕放的上级领导、河南尹梁冀的杰作。梁冀担心事情败露他爹知道,一不做二不休,嫁祸给吕放的仇家,命下属官员把吕放的一个仇家给灭了三族,连那家的门客都没放过。一百多条人命稀里糊涂就没了,这不是千古奇冤是什么。

  梁冀有三万户的封邑,每年租税收入几千万钱,可他生性贪婪,并不知足,指使手下巧取豪夺,大发其财。如果看中了别人的宅子、财物,那人最好主动乖乖奉上,等他出手抢夺时候,便是一场腥风血雨。比如有个陕西扶风商人孙某非常有钱,梁冀看着眼红,送给他两匹马,然后开口借五千万钱。孙某害怕,又吝啬了点,交上了三千万钱。结果被梁冀胡乱加个罪名处死抄家,孙某兄弟二人一亿七千万的家产悉数归了梁冀。

  梁冀干下的此类事种种,足够写一部长篇了,不再赘述。别看梁冀连皇帝都敢杀,看似天底下没有他害怕的人,其实有人能收拾他,那就是他老婆孙寿。并不像明朝抗倭大将戚继光怕老婆是因为打不过,梁冀怕老婆是因为孙寿不但貌若天仙,还会五大“绝技”,一使出来,梁冀立即魂飞天外,俯首帖耳。孙寿会什么“绝技”呢?

  史载孙寿“寿色美而善为妖态,作愁眉、啼妆、堕马髻、折腰步、龋齿笑,以为媚惑。”孙寿不但貌美,还会故意大玩魅惑,大将军招架不住。“愁眉”好理解,类似“西施捧心”;“啼妆”就是带有泪痕的妆容;“堕马髻”类似今天的把头发盘在一侧;“折腰步”估计不简单,不仅是普通的扭动腰肢,可能比今天的模特要厉害;最后一个“龋齿笑”牛掰了,孙寿会装作牙痛还带着笑。

  

  梁冀但凡有什么事不答应孙寿,或者两人生气,孙寿就随便放两个“绝招”出来,大将军立时缴械投降。最可笑的是,孙寿曾让他给孙家人升官,压制梁家子弟,梁冀都稀里糊涂答应了。可见孙寿的“媚态”威力有多大。不过这个孙寿却是正经的“天使面容,蛇蝎心肠”,残害人无数。许多伤天害理的勾当,就是她给梁冀出的主意。

  公元159年,梁太后已经去世数年,长大成人的汉桓帝不甘再受梁冀摆布,精心谋划突然发难,把大将军拿下,梁冀、孙寿两家都被灭族。“跋扈将军”跋扈了二十多年,终于迎来报应。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renwu/21440.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