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游最深情的6句诗 全是写给唐婉的最后一句让人泪奔

  陆游一生的遗憾,可能和唐婉有关。

  唐婉是陆游的表妹,两人情投意合,十分恩爱。可是陆游的母亲却看不惯儿子因为沉溺于儿女之情,而荒废了学业。

  在陆母的干涉下,陆游与唐婉被迫分离,起初,陆游把唐婉安置在别处,可最后,还是被母亲发现了。两个有情人最终还是劳燕分飞。

  唐婉对陆游情深一片,陆游对唐婉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我们来读一下陆游最深情的六句诗词,体会他对唐婉的深情。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陆游《钗头凤·红酥手》

  泪水洗尽脸上的胭脂红,又把薄绸的手帕全都湿透。满春的桃花凋落在寂静空旷的池塘楼阁上。永远相爱的誓言还在,可是锦文书信再也难以交付。莫,莫,莫!

  据说,陆游与唐婉分离多年后,两人在沈园相遇,此时,唐婉已别嫁他人,陆游感慨之下,在沈园的墙上写下这首《钗头凤》。

  曾经的海誓山盟依然在,可是,人已经离开了。如果当初勇敢一点,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少日曾题菊枕诗,囊编残稿锁蛛丝。

  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

  ——《余年二十时尝作菊枕诗颇传於人今秋偶复采菊缝枕囊凄然》

  陆游六十三岁时,在严州当官。有一天去采菊缝制枕囊,想起二十岁时和唐婉一起采菊作枕囊的往事。

  有一首歌曾唱道:往后余生,冬雪是你,春华是你,夏雨也是你。

  真的爱一个人,看什么都是她。

  秋天采菊,想起曾与唐婉一起采菊的往事,如今,万事皆休,只有这菊花的香气,还一如从前。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陆游《沈园二首·其一》

  《齐东野语》记载:陆游住在绍兴时,每每入城,都要登山眺望沈园,后来写下两首《沈园》诗。

  沈园依然草长莺飞,柳丝依旧飘扬,春水依然碧绿,陆游回忆说:我曾在这里,看到她的倩影飘然而来。

  一个曾字,说尽多少美好往事,而今,却只能独自伤怀。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陆游《沈园二首·其二》

  唐婉去世四十年了,陆游再次来到沈园怀念她。

  沈园的柳树已经老得不能吹绵了,陆游自己也已经老得快入土了,可是,他还是固执地来到沈园,怀念那一段逝去的情感。

  如果要用时间来衡量一段感情的真挚,陆游对于唐婉的爱,无疑是真爱了。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

  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鏁壁间尘。

  ——陆游《十二月二日夜梦游沈氏园亭》

  陆游八十一岁时,再次来到沈园。

  城南的小路,又来到了春天,可是,只见到梅花,却没见到你。过了这么久,我的心上人早已变成了地下的尘土,当年写在墙壁上的《钗头凤》的墨痕,也快要让尘土遮盖住了。

  岁月流转,依然不忘深情,唯有深爱,能让人如此吧!

  

  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陆游《春游》

  在人生的最后一年,陆游再次来到沈园,此时,距离唐婉去世,已有五十多年了。

  年迈的陆游,依然无法忘怀她,他说:我也知道你终会死去,只是无法忍受这美好的梦去的太快。

  这一句诗词,让人落泪。可以想象,陆游一定是多次梦到唐婉,在梦里,还能再和唐婉再诉衷情,可奈何美好的梦,也太短促了,梦醒后,更加伤怀。

  

  什么是爱?回答有太多种,我想,历经岁月而不改的思念,一定是爱的一种,陆游对唐婉就是如此吧!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scsx/20963.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