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儿子写了一首诗 说的全是“别杀我” 比《七步诗》更悲哀

  电视剧《帝女花》中,清兵攻破城池,宫廷大乱,崇祯皇帝拿起剑,欲杀死自己的女儿——长平公主。

  动手前,他满怀悲戚地说:别怨我,要怨就怨你生在帝王家。

  生在帝王家是幸运,却也是不幸。幸运的是锦衣玉食,众星拱月。可不幸的是,帝王家的争斗不日不休,即使是父母兄弟,为了权力,依然可以手足相残。

  在唐代时,一位皇子,因为惧怕母亲的权势,写了一首诗,以期得到母亲的理解,读来,令人哀婉。

  

  这首诗就是武则天儿子李贤的《黄台瓜辞》。

  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

  一摘使瓜好,再摘使瓜稀。

  三摘犹自可,摘绝抱蔓归。

  黄台下种着瓜,瓜成熟的季节,瓜蔓上几长了很多瓜。摘去一个瓜可使其他瓜生长得更好。再摘一个瓜就看着少了,要是摘了三个,可能还会有瓜,但是把所有的瓜都摘掉,只剩下瓜蔓了。

  这首诗被记录在《全唐诗》中,其背后的故事和章怀太子李贤有关。

  

  章怀太子墓壁画《客使图》

  李贤是唐高宗李治第六子,武则天的次子。

  武则天做皇后时,杀掉了太子李弘,立李贤为太子。后来,武则天和李贤的嫌隙越来越多。

  李贤想到哥哥李弘的结局,心里十分害怕。可是他又不敢直接说出来。

  于是李贤写了这首《黄台瓜辞》,然后找了一些乐师,编上曲子,唱出来,传到武则天的耳朵里,希望她能感悟。

  

  所以,这是一首讽喻诗。

  这首诗形式上为乐府民歌,语言自然朴素,寓意也十分浅显明白。以种瓜摘瓜作比喻,讽谏生母武则天切勿为了政治上的需要而伤残骨肉,伤害亲子。

  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

  开始两句描写种瓜黄台下,果实累累。诗人者使用离离这一叠词,简括而又形象鲜明地点染出瓜熟时长长悬挂在藤蔓上的一派丰收景象。

  一摘使瓜好,再摘使瓜稀。

  接着写出一摘使瓜好,再摘使瓜稀的植物生长的自然规律。一个好一个稀,言简意赅,形象鲜明,对比强烈,深刻地揭示出事物生长变化的辩证规律,于轻描淡写中寄托了诗人的深远用意。

  

  三摘犹自可,摘绝抱蔓归。

  三摘犹自可使用让步修辞手法,以突出摘绝抱蔓归的可悲结局。

  诗人的原意是借以对武后起到讽喻规劝作用,希望她做事留有余地,切勿对亲子一味猜忌、过度杀戮。否则,犹如摘瓜,一摘、再摘,采摘不已,最后必然是无瓜可摘,抱着一束藤蔓回来。

  

  这首诗和曹植的《七步诗》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曹植用豆和豆萁比喻兄弟相煎的情形,而李贤这首诗却是用藤和瓜比喻母子相煎。

  所以,相比于曹诗相煎何太急这样激烈的言辞来,李贤的这首《黄台瓜辞》更多的是一种哀惋。

  他在诗句中也没有办法进行指责,因为敌人是自己的母亲。

  李贤的诗中,并没有太抱怨自己的厄运,而是奉劝母后三摘犹自可,摘绝抱蔓归,不要对亲生儿女们赶尽杀绝。

  全诗虽只六句三十个字,却表现出一个完整的主题思想。语言平易晓畅,体现了乐府民歌的特色。全诗运用比喻,寓意蕴藉深婉,能收到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的艺术效果。

  

  隐娘读到这首诗,能感受到李贤的无奈。在李贤看来,武则天是母亲,也是掌握最高权力的的人,是可以夺走自己生命的人。

  母子本是天下最亲密的关系,在武则天和李贤这里,却变得瘆人。这其实都是权力影响了他们。

  封建社会,许多父母子女反目成仇,多是因为权力。犹记得《碧血剑》中,崇祯对长平说的:怪只怪你生在帝王家呀!

  隐娘真心希望世间所有的父母子女,都能够相亲相爱,不再悲伤。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scsx/21006.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