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年来10首最美古诗词

  最美的古诗词,总有那么一处触动人心的地方,且慢慢读来。

  

  时光再美,怎如初见。

  《木兰花·拟古决绝词柬友》

  清·纳兰性德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 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 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 比翼连枝当日愿。

  如果人生的很多事,很多的境遇,很多的人,都还如初见时的模样该多好呀!

  若只是初见,一切美好都不会遗失。很多时候,初见,惊艳。蓦然回首,却已是物是人非,沧海桑田。

  

  没有距离,便少了思念。

  《望月怀远》

  唐·张九龄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时光的流逝,距离的遥远,可以使人淡忘很多往事,但彼此间的爱意,却永远都不会磨灭。正是在不尽的思念中,人的感情才得到了净化和升华。

  

  以蓦然一眼为始,以相伴一生为终。

  《击鼓》

  先秦

  死生契阔, 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 不我活兮。

  于嗟洵兮, 不我信兮。

  简简单单一句话,道尽了古今多少人的愿望。就像那首歌,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其实啊,人生在世,求什么呢,若有一个人,愿意与你生死相随,这一生,也就够了。

  

  世间再多纷繁,也抵不过最爱的人的一个眼神一个拥抱。

  《离思五首·其四》

  唐·元稹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亲阅沧海,再没有见过真正的波浪;履历巫山,世上哪还有入眼的云彩?轻轻挥去一路上迷离的风景,我的心只和你的音容紧紧相依。

  见多了舞榭楼台,灯红酒绿,看惯了莺歌燕舞,花径逶迤。就算把俗世的春色尽收眼底,也比不上梦里看一眼你盈盈的笑意。

  

  韶华流逝,物是人非,风亦感伤,人亦彷徨。

  《题都城南庄》

  唐·崔护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这世上总有一些人,非要等到千帆过尽,才开始知道回头;要等到流离失所,才开始懂得珍惜;等到物是人非,才会开始怀念。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青玉案·元夕》

  宋·辛弃疾

  东风夜放花千树。

  更吹落、 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

  玉壶光转,

  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

  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

  那人却在,

  灯火阑珊处。

  很多时候,我们总是在往阴暗处寻找我们心中的她,却总不见其影踪,蓦然回首,才发现她其实一直就在我们的身边,离我们只有一个转身的距离。

  

  当真正的美好逝去的时候,回忆,又能挽留什么呢?

  《锦瑟》

  唐·李商隐

  锦瑟无端五十弦,

  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

  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

  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

  一个已字,可怕至极。那些美好的事和年代,只能留在回忆之中了。而在当时看来那些事都只是平常罢了,却并不懂得珍惜。

  

  一思一念是情节,一步一遥是想念,一夜一盼是枉然,一烟一雨是十年。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宋·苏轼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

  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

  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

  明月夜,短松冈。

  哪怕是苏轼那样的豪迈男儿,对着亡妻的坟墓,也只剩感伤。

  十年是一个恰好的跨度,看似不长,却足以让一个呱呱婴儿变成一个懂事孩童,足以让一个满怀热血的中年人步入人生的晚年。

  

  提升自我的唯一法则是不断学习,吸取能量。

  《观书有感二首·其一》

  宋·朱熹

  半亩方塘一鉴开,

  天光云影共徘徊。

  问渠哪得清如许?

  惟有源头活水来。

  池塘并不是一泓死水,而是常有活水注入,因此像明镜一样,清澈见底,映照着天光云影。只有不断学习的人,才能永葆活力。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学习不断完善自我的一次旅程。

  

  生活要懂得豁达,不怕霜花凋落,不怕风雨叠加。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宋·苏轼

  莫听穿林打叶声,

  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

  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

  微冷,

  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

  归去,

  也无风雨也无晴。

  自然界的雨晴既属寻常,毫无差别;社会人生中的跌宕风云、荣辱得失又何足挂齿?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scsx/21126.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