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生只活了27岁 却凭借一首诗名垂千古

  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对这首诗,想必大家都不陌生。它写于1949年4月,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后,一代伟人亲自创作。

  

  随着百万雄狮突破长江天险,革命的风暴震荡着蒋家王朝,古都南京重又回到了人民手中。趁着这敌衰我盛的大好时机,我军应当乘胜追击,切忌学那割据一方的霸王项羽。

  整首诗写得大气磅礴、铿锵有力,尤其是最后两句,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更是揭示出了革命的正当性和必然性,蒋家王朝的覆灭、人民解放军的胜利,是完全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

  充分展现出了人民解放军摧枯拉朽的气势,也折射出了一代伟人豪迈壮阔的胸襟。

  但很少有人知道,天若有情天亦老这一句,其实是直接借用了唐代诗人李贺诗中的句子。这首诗的名字叫作——《金铜仙人辞汉歌》:

  茂陵刘郎秋风客,夜闻马嘶晓无迹。

  画栏桂树悬秋香,三十六宫土花碧。

  魏官牵车指千里,东关酸风射眸子。

  空将汉月出宫门,忆君清泪如铅水。

  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

  携盘独出月荒凉,渭城已远波声小。

  

  金铜仙人是汉武帝时建造的,矗立在神明台上,高二十丈,雄伟异常。魏明帝景初元年(233),它被拆离汉宫,运往洛阳。

  李贺的这首诗便是对这一历史事件的另类书写,他在其中注入了瑰丽的神话色彩,以及自己真挚的情感,使得这一首诗成为了流传千古的名作。

  下面我们不妨来具体地赏析一下这首诗:

  茂陵刘郎秋风客,夜闻马嘶晓无迹。画栏桂树悬秋香,三十六宫土花碧。

  茂陵刘郎指汉武帝,三十六宫指武帝当时的宫殿居所。

  想当年武帝功勋何等卓著,16岁登位,三次远征匈奴,开辟丝绸之路,开创汉武盛世。然而晚年的他,却痴迷长生不老,终日炼丹求仙,穷兵黩武。

  最终,所谓的长生不过是幻梦一场。繁华散尽,他还是如秋风中的落叶一般,倏然离去。

  

  昔日车马喧阗、花繁叶茂的宫殿内外,而今早已是一片荒凉,唯有惨绿色的苔藓布满各处,在默默诉说着王朝的兴盛与衰亡。

  魏官牵车指千里,东关酸风射眸子。空将汉月出宫门,忆君清泪如铅水。

  中间四句以拟人手法写金铜仙人初离汉宫时的所见所感。

  魏国的官员驱着车马载运着铜人,前往千里之外的洛阳。路途上,那霜风凄紧,似要直直射入铜人的眼眸。

  一个酸字,完全地将无情的铜人有情化了。

  金铜仙人见证着汉王朝极盛时候的辉煌,也目睹着转瞬间的王朝颓败、人事全非。种种沧桑巨变,都令他满心凄怆、感慨万端。

  而现在,自己又要被魏官强行拆离汉宫,离开这个自己驻足已久、眷恋不舍的地方。

  渐行渐远,眼前他曾无比熟悉的宫殿终于都面目模糊直至消失不见,前路陪伴着他的只有那一轮汉时的明月。

  远行的苦楚、别离的不舍、兴亡的感怀,一时都到心头,他终于止不住地落下清泪来。

  

  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携盘独出月荒凉,渭城已远波声小。

  咸阳道上,一派萧瑟荒凉,此时送客的唯有路边的衰兰。望着天空中那轮孤月,听着耳边越来越小的渭水流淌声,当真是万千滋味在心头。

  兰花之衰,既是因着秋风肃杀,更是为着同金铜仙人一般的愁苦情绪。

  世间万物,凡有情者,就会有喜怒,有哀乐,有衰老凋谢。

  于是有了这设想奇伟的一句——天若有情天亦老。

  你别看岁岁年年,苍天始终亘古不变,假使上天有情的话,它也会为着这人世的沧桑巨变而衰老的呀!

  

  司马光称这一句诗为奇绝无对,的确是有道理的,那种辽阔高远的意境、苍凉而博大深沉的情怀,仿佛可以洞穿人心。

  李贺的这首诗,正是写于他牢落长安三年,终于托病、辞官归家的时候。

  为什么说牢落长安呢?只因长安三年里,李贺一直处在苦闷、郁愤之中。

  长安有男儿,二十心已朽。......天眼何时开,古剑庸一吼。

  因父亲名晋肃,与进士同音,李贺无缘科举之路。好不容易在宗人的引荐下,做了一个从九品上的小官,日子却过得劳顿而枯燥。

  此后他又做了三年幕僚,仍旧沉沦下寮,得不到重用。眼看着他的身体越来越差了,明明才二十多岁,鬓间却已添了许多白发。

  现实生活的苦闷,让他早早地就有了迟暮的伤感。27岁,就已病逝。

  

  天妒英才,王勃如是,李贺亦如是。

  在中晚唐漫漫的长夜里,他独自守着窗前,望着天,头晕了,脸苍白,眼睛里飞舞着各色幻想。

  这一曲《金铜仙人辞汉歌》,瑰丽而苍凉,所抒发的正是这样一种家国之哀、身世之悲、人生之恸。

  200多年后,宋代的石延年为这句诗寻得了一个惊绝的下联——月如无恨月常圆。

  1000多年后,一代伟人则赋予了这句诗另一种恢弘博大——人间正道是沧桑。

  李贺在泉下若然有知,他的诗句曾如此地为人激赏、流芳后世,也会欣慰一笑的吧。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scsx/21129.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