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那一场不愿醒来的梦

  一千多年前,大唐,洛阳。

  已过花甲之年的白居易,拿出纸笔写下《忆江南》词: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能不忆江南?

  此时,距离他在苏杭任职已经过去了十余年,可是,江南的景致与风物却从未忘却。

  铭记江南之美的,不止白居易一个。

  

  

  中国人偏爱江南。

  江南到底在哪里?

  地理学家、气象学家、历史学家意见不一。

  而我们口中的江南,

  是小桥流水,是烟雨画船,

  是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是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更是一种中国独有的文化符号,

  让人痴绝千年。

  

  江南山青水秀

  江南有多美,每一个到过江南的诗人,都忍不住写上几笔,在读者面前展开了一幅美丽的江南图卷。

  

  杜牧说: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

  张志和说: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张养浩说:一江烟水照晴岚,两岸人家接画檐。

  苏轼说:但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

  也许,你没去过江南,但读江南的诗词,你肯定会说:我一定要去江南看一看。

  所以张养浩说爱杀江南。

  

  无论是意气风发的畅怀,还是愁肠寸断的凄婉,都可以在江南的意象中抒发得淋漓尽致。

  失意的张继在姑苏写下一首《枫桥夜泊》: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夜晚的孤独与哀愁,在江南显得那么凄凉。

  

  韦庄对江南的女子念念不忘。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江南是那么温柔,像一个女子,理解你或喜或悲的情感。

  

  小桥流水,荷塘月色,江南是梦中的生活。

  在江南,家家临河。

  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

  水巷乌篷,一摇一曳,穿过小桥,路过人家。

  有山有水的生活,是多少人的向往。

  

  

  江南还有荷。

  杨万里说: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夏天,姑娘们采莲,人与荷交相辉映,那是一道靓丽的风景,时常引得行人驻足观看。

  

  

  江南的姑娘是秀气的。

  林黛玉就是从江南来的,多愁善感,我见犹怜。

  江南的姑娘是明媚的,撑着油纸伞,走在青石板上,偶一回眸,倾倒众生。

  

  江南,裹着诗意与浪漫

  一切事物,只要江南沾上了边,就都有了浪漫的气息。

  雨到了江南,变成烟雨。

  风到了江南,变成和风。

  

  南朝陆凯说: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从江南寄来的礼物,也显得特别许多。

  我打江南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撑着油纸伞,走过青石板的,是一个像丁香一样的姑娘。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人人尽说江南好,因为,江南是一个梦。

  园林,小巷,庭院,它深藏着最东方的精致;山水,烟波,落絮,它永葆着最古典的诗意。

  一山一水一湾绿,一树一枝一朵花,道不尽的温柔之乡,写不完的繁华之地。

  

  

  如果你累了,去江南走走,江南的宁静与美好,能治愈你。

  暮春时节,繁花凋落,也许你在江南,会碰到了一个故人,彼时,可以轻轻地说一句: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scsx/21134.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