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首诗被誉为“千古第一情诗”

  在唐代诗坛中有两个人被称情圣,一个是人人皆知的李商隐,另一个是谁呢?

  有人称他的情诗,情致曲尽,入人肝脾;

  有人读他的情诗,哀艳缠绵,伤心落泪;

  是的,他风流所至,自成一派;他写出了感人至深的千古绝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他就是唐代诗坛最会写情的诗人——元稹。

  

  《离思》

  唐·元稹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这是元稹最伤感、最深情的一首诗,流传至今,却藏了一个感人肺腑的故事,至今世人未知。

  早在战国末期的楚国,有一天楚怀王在梦中遇见了一个女子,说自己是巫山之女,楚怀王与此女子在梦中行云雨之欢。之后,巫山之女就打算走了。

  楚怀王急忙问她:你住哪里?

  夫人就说,我住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我早上可以幻化成朝云,晚上可以幻化成行雨。如果你看到朝云行雨的话就是我了。

  隔天早晨,楚怀王果然看到了巫山云雨若含情意。

  原来元稹在《离思》里写的巫山云雨藏着这么动人的故事:妻子韦丛,你就是我的苍山云海。

  曾经到过沧海,别处的水就不足为顾; 除了巫山,别处的云便不称其为云。

  沈从文说: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我这一生爱过很多的人,但她们都不是你。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仓促地由花丛中走过,懒得回头顾盼;这缘由,一半是因为修道人的清心寡欲,一半是因为曾经拥有过的你。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 而我不愿意将就。

  曾经拥有过你,所以知道什么是好。

  曾经深爱过你,所以再不可能爱别人。

  韦丛去世的时候,元稹因在外地当官,无法亲自前往。他没想到,这一别便永无相见之日。只恨上次告别之时没有再多看一眼。

  悲痛之下,他写了一篇情词痛切的祭文,托人在韦丛灵前一诉离恨之苦。

  忆往昔,那些相濡以沫的时光,那些郎情妾意的温柔岁月,再也无法重来。

  妻子韦丛出身名门望族,是当朝高官韦夏卿的幼女,深得父亲宠爱。

  而此时的元稹,才刚刚进入体制,无车无房,穷得叮当响。

  初为人妻的韦丛,通情达理,任劳任怨,每天都是枯枝当柴,野菜充饥,与韦府相比,生活水平隔了十万八千里。但韦丛在清贫的环境中淡然处之。

  你在我身边,我从未羡慕过任何人。 纵然粗茶淡饭,也甘之如饴。

  

  元稹曾回忆当年贫困的场景:

  他无衣可穿,她便翻遍衣柜为他去找;他想要喝酒,她便拔下金钗换酒来喝。

  因家境不好,每天只能以落叶古槐当柴,吃些豆叶和野蔬,她却不曾有一句怨。

  虽然贫苦,但两个人小日子其实还是非常美好的。

  她对镜梳妆,闲来抚琴,他在看书,却时不时偷看她。

  当倾慕于一人时,眼里心里便只容得下她,一颦一笑都甚觉欢喜。

  喜欢一个人,心里是满的,怎么都不会空虚,都不觉寂寞。

  然而这样贤良淑德,温婉可人的妻,却抛下他和还不会走路的女儿走了。她怎么忍心?

  就连最后一面,她都不等他。从此再想见她,只能在梦里了吧?

  韦丛走后,元稹写下此花开尽更无花这样的诗句。

  在他的眼中,世界上只有韦丛最好。他哪怕流连花丛,也不过逢场作戏,心里真正想念的,却是他的妻,是他的韦丛。

  有一次他醉酒,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的人都在暗自垂泪。一问才知道,原来他喝醉之后,又在喊韦丛的名字。

  清醒的时候,我不敢想你,那种噬心的思念,只在酒醉后才敢疯狂生长。

  后来他写 觉来八九年,不向花回顾。 好友白居易也赞叹他的深情京洛八九春,未曾花里宿。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元稹心底深深思念着韦丛,他想她,但又不敢全部承认。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元稹笔下的深情藏着哀伤,寂寥的背后是无尽的思念。

  或许,当背负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之后,他所面对的是无尽的沉默。

  

  曾经沧海难为水,苍山是你,云海也是你。

  纵观元稹的一生,韦丛在他的生命里的时间并不长,但却是最深刻的。

  他将极致的深情都给了韦丛。正因为如此,这首诗才会千百年来一直被奉为经典,才会轻而易举让我们深深感动。

  最深情的情感,不应该只在言语间,更在心中,在行动中。

  时光那么浅,岁月那么短,无论季节如何转变,愿我们怀有一颗深情的心,用深情报以世界,世界必然报我们以情深。

  将那些心心念念的深情,写意成年月里最温柔的寻常!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scsx/21146.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