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释怀一身轻 无悔无惧度余生

  人过半生,唯心独醉。

  静静地守望着自己走过的点点滴滴,虽泪眼婆娑,但一切的痛与乐,都让人心生蜜意,无愧亦无悔于此生。

  

  谁人与你立黄昏?谁人问你粥可温?谁人与你捻熄灯?谁人共你书半生?

  漳水醉中别,今来犹未醒。

  半生因酒废,大国几时宁。

  海畔将军柳,天边处士星。

  游人不可见,春入乱山青。

  ——杜荀鹤《寄窦处士》

  半生荏苒,光华已逝。

  如今虽不如杜荀鹤因国家破败、满目苍夷而内无安宁。但也时常迷茫于生活,借酒醉半生,不知谁人伴余生。

  

  张爱玲说,日子过得真快,尤其对于中年以后的人,十年八年都好像是只顾之间的事。

  万卷明窗小字,眼花只有斓斑。

  一炷烟消火冷,半生身老心闲。

  ——苏轼《和黄鲁直烧香二首》

  苏轼也感慨半生光阴,仿若一炷香,不过几刻便烟消火冷,只落得年迈体衰、两眼昏花。

  生命流逝的无奈之感,全滋生在那白发里。

  

  回首半生如梦,何处停留;回首半生匆匆,恍如一梦。

  晚照背高台,残钟残角催。

  能销几度落,已是半生来。

  吹叶阴风发,漫空暝色回。

  因思古人事,更变尽尘埃。

  ——齐己《落日》

  这落日就好像自己一般,如今已过半生。

  风吹叶动、残钟嘶鸣、暮色昏昏、夕阳将落。诗人思绪万千,但终是不能脱离时间的桎梏。

  

  半生走过,早已历经岁月的风雨,也渐懂得了什么才是值得拥有。

  天高并地迥,与子独牢愁。

  初作燕齐客,今为淮海游。

  半生谁俯仰,一死共沉浮。

  我视君年长,相看比惠州。

  ——文天祥《贵卿》

  一如文天祥,阅尽艰难生活的沉沉浮浮,仍保有赤子之心,即使入得牢狱,也能发出半生谁俯仰,一死共沉浮这般的豪情壮语。

  

  卸下半生行囊,把人世风尘关在门外,简约活着,温暖相依。

  日月沄沄与水争,披襟照见发华惊。

  少年忧患伤豪气,老去经纶误半生。

  休向朝廷论一鹗,只知田里守三荆。

  清溪几曲春风好,已约归时载酒行。

  ——王安石《离北山寄平甫》

  越是年老时,越是感慨从前,年少时的豪情,中年时的忧虑,如今的华发渐生。

  余生不长,连王安石都想,更愿守得田地三荆,约酒赏花,清闲终老。

  

  歌德说过,人一生中的每一个十年都有它自己的希望和渴求。

  腊穷天际傍危栏,密雪舞初残。

  表里江山如画,分明不似人间。

  功名何在,文章漫与,

  空叹流年。

  独恨归来已晚,半生孤负渔竿。

  ——李之仪《朝中措》

  正如李之仪登栏倚望,看到江山如画,慨叹自己少时追名逐利、遍写文章后,反而想不如垂竿独钓,享半生清闲。

  

  该来的、该去的总会如约发生,就像烟蒂燃烧着的一年又一年,越来越少越来越短,急促促地把你催入余生,难免心生悲凉。

  初病杨花犹乱飞,即今梅子已黄稀。

  卧惊节物遽如许,起得沉绵更解肥。

  云寺耶溪招布袜,斜风细雨欠蓑衣。

  半生不结脩门梦,只梦家山唤早归。

  ——杨万里《又和见喜病间》

  如杨万里,虽久病初愈,但目之所见不再是当时杨花乱飞时,而是绵绵细雨,敲打着本就孤寒的心。

  

  王小波说,人到中年以后,才会觉得世界上除了家人外,你已经一无所有了。

  曲阑深处重相见,匀泪偎人颤。

  凄凉别后两应同,

  最是不胜清怨月明中。

  半生已分孤眠过,山枕檀痕涴。

  忆来何事最销魂,

  第一折技花样画罗裙。

  ——纳兰性德《虞美人》

  烟花绚烂之极也有垂落之时,历尽半生繁华,余生最易念亲近之人的陪伴。

  纳兰性德便是如此,与亡妻分离后,最难以忍受的是月明之夜的清冷相思,凄清幽怨到让人不堪承受。

  

  走过半生后,愿你每次流泪都是喜极而泣,愿你精疲力尽时都有树可倚。

  愿你学会释怀后一身轻,愿你无悔亦无惧安度余生。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scsx/21155.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