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三百首》中最“荒唐”的一首诗,20个字,却被夸赞了千年

  在百度百科里搜荒唐一词,意为:荒谬无理。

  我们听过荒唐的事,见到荒唐的人,那你读过荒唐的诗吗?

  在《唐诗三百首》中,有一首五言诗,总共20个字,被人批荒唐之语,却成为千古传诵的名句。

  

  这首诗就是唐代诗人李益的《江南曲》。

  《江南曲》

  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

  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

  这是一首闺怨诗。主人公是一个少妇,经商的丈夫久久不归,少妇于是由爱生怨。

  瞿塘贾:在长江上游一带作买卖的商人。瞿(qú)塘:指瞿塘峡,长江三峡之一。贾(gǔ):商人。

  她说:自从嫁给了瞿塘商人,他常常延误约定的日期。早知潮水涨落定时有信,我还不如嫁给那随潮来去的健儿。

  

  丈夫不归,妻子怨道:早知道就不嫁给你了,我嫁给那归期有定的人。

  明代文学家钟惺在《唐诗归》里评价此诗:荒唐之想,写怨情却真切。

  因丈夫不归而假定嫁予别人,这确是荒唐之想。

  可是,这荒唐之想的背后,却是少妇对于丈夫深切的思念,正如钟惺所言写怨情却真切。

  

  少妇的丈夫是一个商人,白居易的《琵琶行》中,琵琶女的丈夫也是一个商人,白居易这样形容道:

  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

  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

  商人重利轻离别,屡屡失约延期不归,和此诗中的情况何其相似。女主人公常常独守空房,怨丈夫一去不归,还不如潮落潮去有信。

  于是,竟发痴想,还不如嫁给弄潮儿呢?

  看似轻薄荒唐,实际上却是常年苦苦等候而一再失望贩满腔怨恨。

  怨之深,是缘于情之切。就像一句俗语,有情人反目,恨得越深,表示当初爱得越深。

  像极了这个少妇,思之切,恨之深,思、恨到了极点,便可能忽发天真之想,忽出痴人之语。

  这句奇语名句,受到历代诗论家的盛赞,成为千古传诵的名句。

  

  少女可以说是痴人,而这首诗的作者李益,则是个真正的荒唐人。

  李益是中唐诗人,才华出众,特别擅长七言绝句。

  《书·李益传》载:每一篇成,乐工争以赂求取之,被声歌,供奉天子。至征人、早行等篇,天下皆施之图绘。

  李益每写完一首诗歌,乐工就花钱求去,谱成雅正的乐曲,用来演奏给君王欣赏。像《征人》《早行》等诗歌,则被天下人画成图画传播。

  

  才华如此高妙的李益,却有一个隐疾,可谓荒唐。

  《书·李益传》载:少痴而忌克,防闲妻妾苛严,世谓妒为李益疾。

  李益有一个毛病,对自己的妻子妾室防范得过于严苛,传说有在地上撒灰、关门锁户的做法。

  据说,有时他出门要把妻子绑起来,甚至脱光了用浴盆盖起来才放心。

  这样的行为真是荒唐至极。于是,当时的人把妒忌的人称为李益疾。

  

  凡事有因必有果,李益为何对妻妾如此不放心呢?据说和霍小玉有关。

  《唐宋传奇》有一篇名作《霍小玉传》,讲述了李益与霍小玉和爱情悲剧。

  霍小玉本是霍王之女,后沦落为妓,与李益相爱后,两人约定相守八年。可李益背弃盟约,并置霍小玉于不顾。

  后来,一个仗义的黄衫男子将李益带到久病的霍小玉面前,霍小玉愤怒地指责李益:

  我为女子,薄命如斯!君是丈夫负心若此!韶颜稚齿,饮恨而终。慈母在堂,不能供养。绮罗弦管,从此永休。徵痛黄泉,皆君所致。李君李君,今当永诀!我死之后,必为厉鬼,使君妻妾,终日不安!

  说完这些,霍小玉就气绝身亡了。

  

  据说,此后李益曾三次娶妻,因为李益妒忌的毛病,三次婚姻都十分不和谐。

  结局真是让人唏嘘。如果说,李益诗中的女子是因爱而怨,由此萌生了荒唐想法,是痴的可爱。那么李益妒忌成病,怀疑妻妾,则是荒唐得让人生厌了。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scsx/21171.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