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首《玉楼春》 一首一个名句 欧阳修的最经典

  《玉楼春》是一个常见和词牌。

  相传,这个词牌出自白居易的《长恨歌》:金屋妆成娇侍夜,玉楼宴罢醉和春。这句诗叙述了唐玄宗和杨贵妃旖旎的后宫生活。

  《玉楼春》这个词牌有许多经典的词作,今天文苑君整理了10首《玉楼春》,首首经典,来看一看,你喜欢哪一首吧!

  《玉楼春·春景》

  宋·宋祁

  东城渐觉风光好,縠皱波纹迎客棹。

  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浮生长恨欢娱少, 肯爱千金轻一笑。

  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这首《玉楼春》最为脍炙人口,宋祁赞颂明媚的春光,表达及时行乐的主题。

  一句红杏枝头春意闹将春日的生机勃勃写得灵动而传神,而成为千古名句。而宋祁也得了个红杏尚书的雅号,可见这首词的影响力。

  

  《玉楼春·尊前拟把归期说》

  宋·欧阳修

  尊前拟把归期说,欲语春容先惨咽。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离歌且莫翻新阕,一曲能教肠寸结。

  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

  这首词是欧阳修西京留守推官任期已满,离别洛阳时所作,应当是写于离别的筵席上。

  欧阳修于伤别中蕴含着深刻的人生体验。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颇有哲理意味,是啊,天上明月、楼台清风原本无情,与人事了无关涉,只因情痴人眼中观之,遂皆成伤心断肠之物,物本无情,乃是人赋而有情。

  《玉楼春·戏林推》

  宋·刘克庄

  年年跃马长安市,客舍似家家似寄。

  青钱换酒日无何,红烛呼卢宵不寐。

  易挑锦妇机中字,难得玉人心下事。

  男儿西北有神州,莫滴水西桥畔泪。

  《玉楼春》词牌意态婉约,刘克庄却写就了一篇豪放词。

  此词上片描写林姓友人在都城的冶游放浪生活,告诫友人不要因为终日偎红倚翠、儿女情长而忘却恢复中原的事业。

  男儿西北有神州,莫滴水西桥畔泪是规劝不要同那些妓女们混在一起,洒抛那种无聊的伤离恨别之泪。杨慎评这两句:末二语尤见壮心,足以立懦。

  

  《玉楼春·春恨》

  宋·晏殊

  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

  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愁三月雨。

  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

  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此词描写送别时依依难舍的心情和离别后无穷无尽的离愁,抒写了人生离别相思之苦,寄托了作者从有感于人生短促、聚散无常以及盛筵之后的落寞等心情生发出来的感慨。

  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愁三月雨,婉转缠绵,深情一往,丽而有则,耐人寻味。

  《木兰花·晚妆初了明肌雪》

  南唐·李煜

  晓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

  凤箫吹断水云间,重按霓裳歌遍彻。

  临春谁更飘香屑?醉拍阑干情味切。

  归时休放烛光红,待踏马蹄清夜月。

  此词描写春宫夜宴歌舞享乐的盛况,是李煜在南唐全盛时期创作的代表作之一。词中形象丰美,情趣盎然,显得俊爽超逸,高雅不凡,具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

  归时休放烛光红,待踏马蹄清夜月, 写酒阑歌罢却写得意味盎然,余兴未尽,所以向来为人所称誉。读此二句,既可感作者的痴醉心情,也可视清静朗洁的月夜美景,更可见作者身上充盈着的文人骚客的雅致逸兴。

  

  《玉楼春·红酥肯放琼苞碎》

  宋朝李清照

  红酥肯放琼苞碎,探著南枝开遍未。

  不知酝藉几多香,但见包藏无限意。

  道人憔悴春窗底,闷损阑干愁不倚。

  要来小酌便来休,未必明朝风不起。

  这是一首被誉为得此花之神的咏梅佳作。

  此词上片咏梅,下片写赏梅,不仅写活了梅花,而且活画出赏梅者虽愁闷却仍禁不住赏梅的矛盾心态。

  要来小酌便来休,未必明朝风不起写明早风起,将很难看到梅花,故归来饮酒赏梅,似众流归海,势在必然。但究竟归与不归,令人骋想无极,乃有似尽而未尽之妙。馀韵缭绕,悠悠不绝。

  《玉楼春·东风又作无情计》

  宋·晏几道

  东风又作无情计,艳粉娇红吹满地。

  碧楼帘影不遮愁,还似去年今日意。

  谁知错管春残事,到处登临曾费泪。

  此时金盏直须深,看尽落花能几醉!

  这是一首惜花伤时的词作。

  此时金盏直须深,看尽落花能几醉!此二句明朗显豁,曳顿挫,有一唱三叹之妙。直须深的连连呼唤中,蕴藏着无计留春、悲情难抑的痛苦,但这种感情却故以问语相诘,就显得十分宛转。

  

  《玉楼春·别后不知君远近》

  宋·欧阳修

  别后不知君远近,触目凄凉多少闷。

  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

  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

  故攲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烬。

  这首词是写别后相思愁绪之作。上阕写思妇别后的孤凄苦闷和对远游人深切的怀念;下阕借景抒情,描写思妇秋夜难眠独伴孤灯的愁苦。

  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一句之内重复了三个渐字,将思妇的想象意念从近处逐渐推向远处,何处问三字,将思妇欲求无路、欲诉无门的那种不可名状的愁苦,抒写得极为痛切。

  《玉楼春·桃溪不作从容住》

  宋·周邦彦

  桃溪不作从容住,秋藕绝来无续处。

  当时相候赤阑桥,今日独寻黄叶路。

  烟中列岫青无数,雁背夕阳红欲暮。

  人如风后入江云,情似雨馀粘地絮。

  此词以一个仙凡恋爱的故事起头,写词人与情人分别之后,旧地重游而引起的怅惘之情。整首词通篇对偶,凝重而流丽,情深而意长。

  结句人如风后入江云,情似雨馀粘地絮。形象地显示了当日的情人倏然而逝、飘然而没、杳然无踪的情景。

  情似雨馀粘地絮,是词眼,全词所抒写的,正是这种执着胶固、无法解脱的痴顽之情。

  

  《玉楼春》

  宋·钱惟演

  城上风光莺语乱,城下烟波春拍岸。

  绿杨芳草几时休,泪眼愁肠先已断。

  情怀渐变成衰晚,鸾镜朱颜惊暗换,

  昔时多病厌芳尊,今日芳尊惟恐浅。

  此词以极其凄婉的笔触,抒写了作者的垂暮之感和政治失意的感伤。全词上片伤春,下片写人,词中芳草泪眼鸾镜朱颜等意象无不充满绝望后的浓重感伤色彩,反映出宋初纤丽词风的艺术特色。

  昔时多病厌芳尊,今日芳尊惟恐浅两句是全词的精粹,使整首词境界全出。用酒浇愁是一个用滥了的主题,但这是运用得却颇出新意,原因正在于作者捕捉到对芳尊态度的前后变化,形成强烈对照,写得直率。

  这10首温柔的《玉楼春》,有哀伤的别恨,痴心的情感,你更喜欢哪一首呢?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scsx/21326.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