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读的宋词 藏着千年的风情

  

  词,是宋代的代表性文学样式。

  据统计,保存至今的宋词作品一共有两万一千多首(有一种统计,一个残句也算一首,是21055首),可谓数量巨大。

  这其中,名家辈出,佳作如林。众所周知,诗言志,词言情。宋代词家,在表现感情上,驰骋各自才华的情形,可以说是不淋漓尽致不痛快。

  那么,宋词中,哪些是表现感情最为深挚感人的作品呢?

  

  《苏幕遮》

  范仲淹

  碧云天,黄叶地,

  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

  山映斜阳天接水,

  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

  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

  明月楼高休独倚,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范仲淹在宋代堪称名臣,他不但官做得大,政绩也相当卓著。虽是文人,领军守边也毫不含糊,人称甲兵十万在胸中,威震中外。

  加上他的名文《岳阳楼记》中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名句,广泛传播,妇孺皆知。因此,范仲淹给人的印象大体是不苟言笑、正襟危坐的。

  殊不知,范仲淹的骨子里也是诗人,是情种。他的感情世界,也是风流倜傥,缤纷旖旎的。在存世的五首作品中,几乎每一首都是一往情深的。

  在边关思念家乡,思念女人,英雄老去,他都借酒浇愁,愁肠百结,泪下如雨。这一首《苏幕遮》就很有代表性。

  

  《忆帝京》

  柳永

  薄衾小枕凉天气,乍觉别离滋味。

  展转数寒更,起了还重睡。

  毕竟不成眠,一夜长如岁。

  也拟待却回征辔,又争奈已成行计。

  万种思量,多方开解,

  只恁寂寞厌厌地。

  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

  柳永的风流,在宋代无人能及。他的词中,离别、思念无不缠绵悱恻,令人动容。

  《雨霖铃》《寒蝉凄切》、《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都是名作;前者写离别,后者写思念,其中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都是家喻户晓的名句。

  一个长夜难眠,一个万般无奈,都是将思念刻骨铭心的深情之人。

  

  《江城子》

  苏轼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难自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

  苏轼因为仕途坎坷,因为天赋聪明,融会了儒道释三家思想,因而成为一代达人。无论受到多大的打击,被流放到多么偏远艰苦的地区,他都能够随遇而安。

  这里所选《江城子》,是记梦之作。苏轼原配妻子王氏(名弗)死去整整十年之后,苏轼还对她念念不忘,惦念入梦,梦醒作词,关切之情溢于言表。这样深厚的生死未了情,古往今来的悼亡诗歌中,实属罕见。

  

  《鹧鸪天》

  贺铸

  重过阊门事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

  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

  原上草,露初晞,旧楼新垄两依依。

  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

  贺铸虽然出身贵族,但是他性情耿直,尚气近侠,不媚权贵,因而一生困厄下僚,日子过得相当局促。

  难得的是,他们夫妻两情相悦,相濡以沫,患难与共。

  贺铸这一首词,专门表现老年夫妻的患难之情。除了生死相隔、寡居孤独的悲痛之外,词还以一个日常生活细节(妻子夜间挑灯补衣),表现了词人对亡妻的无限眷恋。

  

  《声声慢》

  李清照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

  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

  怎敌他、晚(晓)来风急。

  雁过也,最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

  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者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李清照的这一首词,历来有不少人认为作于南渡之后,当时她丈夫赵明诚已经病死。因而,将其解释为孀居之苦、亡国之痛交织在一起的作品。

  

  《摸鱼儿》

  辛弃疾

  更能消、几番风雨,

  匆匆春又归去。

  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

  春且住,见说道、天涯芳草无归路。

  怨春不语。

  算只有殷勤,画檐蛛网,

  尽日惹飞絮。

  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

  蛾眉曾有人妒。

  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

  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

  闲愁最苦!

  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

  烟柳断肠处。

  辛弃疾是一位带有传奇色彩的英雄人物,但是,他生不逢时,一腔热血、一身胆魄无从发挥。救国、报国的理想,终于随着岁月的流逝化为泡影。

  辛弃疾的一生,始终没有放弃为国家收复北方失地的理想,时时受着报国无门的苦痛的折磨。

  

  《满江红》

  岳飞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抗金名将岳飞的这一首词,表现的是带有明显的民族情绪的忠君爱国之情,令人读之热血贲张,慷慨激昂。

  

  跟岳飞的《满江红》不同,蒋捷的《虞美人》则以表面的平静冷峻,表现出了人生老去的悲苦心情。

  《虞美人》

  蒋捷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宋朝灭亡之后,词人不愿意到元朝做官。因此,隐居不出,过着漂泊的生活。这首词就通过三个不同的听雨地点,概括了他一生的经历。貌似消沉,实则愤慨。

  后代读者,即使亡国之痛未必能引发其共鸣。但是,人生的阶段性变化,一定是会感慨系之的。

  赏读诗词,更是品尝一种人生况味。

  繁花似锦的大宋王朝已经消逝在历史的长河中了,但被称为一代之文学的宋词,却在大浪淘沙的岁月中毫不褪色,情韵依旧。那些词人的所思、所想、所感、所叹,已从瞬间成为永恒。

  

  从今天开始,不妨读读几首宋诗,那低调的美,轻轻的,淡淡的,就如湖上细雨,就如点水蜻蜓,唤醒内心沉睡的美,召唤更柔软轻灵的灵魂。

  让我们走近宋词,去领略宋人瞬间的故事吧;让我们走出宋词,去体味宋词永恒的古典之美吧!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scsx/21354.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