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诗人 却写出了大唐第一猛诗

  - 01 -

  大家觉得大唐王朝最猛的诗人是谁?

  可能很多人会随口答道李白、杜甫、孟浩然、王维这些鼎鼎大名的诗人。不错,从小学到高中,我们几乎都是读这些诗人的诗篇长大的。

  然而他们的诗作,就是大唐最猛的吗?

  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在那个文化鼎盛诗歌正源人才辈出的大唐社会里,好诗实在是太多,猛人也实在是太多了。

  虽说最负盛名的是李白、杜甫、王维、白居易等,但也并不代表他们的每一首诗就是全唐诗中的一、二、三名。

  有很多名气不如他们的小诗人,却能写出令世人瞩目的足以在唐诗排行榜上名列前茅的诗篇。

  

  比如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这首诗被称为是孤篇压全唐、盛唐第一诗。

  也就是说很多人公认的,这首诗如果在全唐诗排第二的话,那么没有哪首诗能排第一,就连闻一多先生也极爱这首诗,说它是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

  

  但是不然,还有人有同的看法。

  有人认为崔颢的《黄鹤楼》,力压所有唐诗,就连李白的朝辞白帝彩云间,王维的渭城朝雨浥轻尘都要排在它的名下。

  而李白的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甚至就是模仿崔颢的《黄鹤楼》。

  而清代的大才子王渔洋表示,全唐诗有四首可并列第一,这其中,包括王维的渭城朝雨浥轻尘;李白的朝辞白帝彩云间;王昌龄的秦时明月汉时关;和王之涣的黄河远上白云间。而其余的诗篇无能出这四首之右。

  当真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样争论下去,似乎没有个头了。

  其实,在历史上唐代诗人们对于诗歌的较量,就像武侠小说中的以武会友一样。不打不相识,不比不知道高低。

  我们不防来看看唐朝那些大诗人是怎么来对诗歌一较高下的。

  

  - 02 -

  唐朝时诗人们经常相互作诗PK,谁也不服谁。

  唐朝诗人王之涣,他的名气不跟李白、杜甫这些诗仙诗圣相比确实要小得多。不但如此,他留给后人的诗篇也少的可怜,只有6首。

  不过,他有一首诗你绝对读过,就是流传千古的《登鹳雀楼》: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这首诗有多猛呢?我想不用使用太多的形容词来形容了。这首诗是初学唐诗者的启蒙之诗,在小学课本当中,你学习的第一首诗就是这一首。

  单单看这一点,你就知道这首诗有多猛了。

  

  王之涣有很多好朋友,其中有著名的大诗人王昌龄和高适。他们俩都是大唐最负盛名的边塞诗人。

  王昌龄的诗有多恐怖?还记得那首《出塞》吗?

  其一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其二

  骝马新跨白玉鞍,战罢沙场月色寒。

  城头铁鼓声犹振,匣里金刀血未干。

  这首诗让李白的七言绝句黯然失色,堪称七言绝句里面的霸主。

  还有高适《别董大》里的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这一句足以击碎唐朝所有的离愁别绪,让人豪气顿生。

  那么这三人聚在一起,会有怎样的较量呢?

  

  有一天,天空飘着鹅毛大雪,这三位大诗人想找个酒馆喝点小酒,以抵御寒冷的天气。他们找到了一家酒楼,一个别致的雅间,酒楼里还有几名风姿绰约的歌妓唱曲助兴。

  席间他们喝的高兴,接着酒兴相互对诗。可是三位大猛人谁也不服谁,总想拿各自的诗篇一较高下。可是天寒地冻的,周围也没有其他文人,谁来当这个裁判呢?

  于是他们不约而同想了一个主意,看这些歌妓演唱的小曲中,最后唱谁的诗最多,谁的诗就是第一。

  过了一会,只听其中一个唱道:

  寒雨连江夜入吴,

  平明送客楚山孤。

  洛阳亲友如相问,

  一片冰心在玉壶。

  唱的正是王昌龄的《芙蓉楼送辛渐》。王昌龄登时笑的合不拢嘴。

  这个歌妓唱完,另一个唱道:

  开箧泪沾臆,见君前日书,

  夜台今寂寞,犹是子云居。

  畴昔贪灵奇,登临赋山水,

  同舟南浦下,望月西江裏。

  唱的却是高适的《哭单父梁九少府》。

  唱完之后,又一个歌女唱了一首王昌龄的绝句。此时王昌龄沾沾自喜起来,回头对王之涣说道:嘿,老王,我已经两首了。你还不认输吗。

  这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王之涣终于起来说话了:她们之所以没唱我的诗,是因为她们的档次还不够高。这里最美丽的歌妓,如果她唱的不是我的诗,我立刻认怂。

  说完,正好轮到那位最美丽的歌妓登场,只听她唱道:

  黄河远上白云间,

  一片孤城万仞山。

  羌笛何须怨杨柳,

  春风不度玉门关。

  正是王之涣那首名垂千古的《凉州词》。

  王昌龄和高适这下彻底拜服。

  

  - 03 -

  唐诗第一,有什么创作套路?

  我们不妨把那些被世人争来争去的到底哪首才是第一的诗好好总结一下。这一总结,果然发现了一个特点。

  那就是,凡是唐诗榜上能角逐第一的诗,他们的结尾,都是否定句。

  比如:杜牧的商女不知亡国恨;王之涣的春风不度玉门关;王昌龄的不教胡马度阴山;王维的西出阳关无故人;韦应物的野渡无人舟自横;李商隐的不问苍生问鬼神,等等。

  难道不用否定句就成不了第一吗?

  答案肯定是:能。

  

  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诗人,他做到了。他写出了无数人都坚持认为唐诗排名第一的诗。

  他的名字叫做张继。那首诗叫做《枫桥夜泊》。

  关于张继的生平,历史记载的实在是太少。他的生卒年月不详,生平事迹亦不详。

  只能根据他残存不多的诗篇推断出他是约天宝十二年(约公元七五三年)的进士,做过检校祠部员外郎,又做过洪州盐铁判官。而且他的仕途之路好像很坎坷,一直到50多岁才有了一个正经职位,却官职卑微。

  他好像一生都在漂泊,不断寻求能够赏识他的才华的人。但他却一直无人赏识。他没有王维那样亨通的官运,也没有遇到李白歌颂的顶峰盛世。

  

  这一年,他漂泊到了苏州。夜色空寒,万籁俱寂,寺庙里的钟声回荡着归宿的声音,他一个人孤独地窝在船舱里,久久不能入眠。

  他此刻在想着什么呢?是乱世的风雨萧索,还是前途的惨淡无依呢?

  他把他的心情融入到了眼前宛如山水画的图案之中:

  月落乌啼霜满天,

  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

  夜半钟声到客船。

  这首诗,被千年来无数的人吟了又吟,后来还写成了歌《涛声依旧》,被毛宁唱到了春晚。

  《唐诗品汇》把这首诗列入接武一级中。并且说道如果张继的千年绝唱《枫桥夜泊》诗没有流存下来,可能今天我们已忘记了他的名字。

  这首诗后来又被选入《中兴间气集》,为它定名《夜泊松江》。以后历代诗选,无一例外都收入此诗,直到《唐诗三百首》,使这首诗成为唐诗三百名篇之一,传诵于众口。

  谁说只有李白杜甫才能写出天下第一的唐诗?谁说结尾一定要用否定句?

  仅此一首诗,张继名垂千古。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scsx/21364.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