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最“真”的一首诗 少年时读不懂 中年后再读泪流满面

  上中学的时候,语文老师劝我们多读名著,少看言情小说。

  他说,名著是经过时间的考验而流传下来的。常读常新。

  今天,文苑君想把这句话,用在杜甫的一首诗上,杜甫有首久别重逢的诗,平实自然,少年时读,只觉欢乐,中年后再读泪流满面。

  这就是杜甫的名作《赠卫八处士》: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shēn】与商。

  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

  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

  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

  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háng】。

  怡然敬父执,问我来何方。

  问答乃未已,儿女罗酒浆。

  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

  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

  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唐隶宗乾元二年,公元759年,杜甫自洛阳经潼关回华州,拜访了住在奉先的卫八处士,两人把酒言欢 ,说着别离后的事情,感情真挚,言语温暖。

  卫八处士的名字,我们无从得知,只知道他排行第八,没有做过官。

  

  杜甫此诗贵在一个真字,文苑君试着翻译下这首诗。

  人生离别不易相见,就像那天上的参商二星一样,一出一没,永不相见。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啊,我与你相会在这温暖的烛光下。

  少年的时光总是过去得那么快,转眼你我就已经白发苍苍。

  说起以前的那些朋友,一半的人都已经成为泉下之鬼,我的心里真是感伤凄凉。

  没想到我们别离20个春秋后,我还依然能登上你家的厅堂。

  我们分别的时候,你还没有成婚,如今,你的儿女都已成行了。

  儿女们彬彬有礼地问候父亲的朋友,亲切地询问我:您从哪里来呀?

  我的回答还没有完,卫八就赶走了儿女,让他们去准备酒菜。

  

  冒着夜雨剪来了春韭,呈上新煮的黄梁米饭给我品尝。

  卫八感慨我们的相见实在是太难了,他举杯而饮,一连喝了十杯酒。

  喝了十几杯还没有醉意,不是酒量好,而是你对老友的深厚情意。

  明天分别之后,我们又相隔千山万水,人生别易聚难真的让人愁绪满肠。

  《赠卫八处士》贵在一个真字,他平实自然,如家常话般娓娓道来。

  《十八家诗钞》:张云:此等诗纯任自然,纯是清气往来……固极精妙也。

  见到好友,共烛光,引儿女相见,自然亲昵。春韭菜、黄梁饭,更是让人如在自己家般平实自然。

  特别是老友催着儿女去准备饭菜,自己陪着杜甫闲坐,我们能想象主客会面情景:你们别围着杜叔叔了,快去准备饭菜,让我和杜叔叔好好聊一聊。

  

  多么平实,多么自然,而这也是一曲动乱年代的珍贵相聚。

  乾元二年,是安史之乱的第三年,国家动荡,诗人流离,在旅途中,杜甫寻访故人。

  在长别二十年后,经历了沧桑巨变的情况下,杜甫见到了少年时的朋友,诗里,处处充斥着相聚时的不易、别离后的沧海桑田。正如一首歌中唱道:时间都去哪儿?

  人到中年,最易感受的就时间的流逝和别离,曾经的好友、儿时的闺蜜,在时光的流逝中,已经不知在何方,只有记忆中还留存着曾经的模样。

  如果一朝再会儿时的朋友,我们定会如杜甫般感慨世事沧桑。

  

  少年时读这首诗,我们为杜甫与朋友的相遇而欣喜,更喜欢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的恬淡风味。

  当我们走到中年时,脸上早布满了生活的风尘,父母老去,亲朋离散,如果遇到少年时的友人,此时的我,该以沉默,还是以眼泪。

  文苑君想开了,如果此时真遇到多年前的好友,不如和杜甫一般,把酒言欢。人生,别易逢难,珍惜相聚的时光,才不会留遗憾。

  就像丰子恺所说:既然无处可逃,不如喜悦。既然没有净土,不如静心。既然没有如愿,不如释然。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scsx/21406.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