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极悲的一首词 请准备好纸巾……

  此身如传舍,何处是吾乡,单凭这两句,你差不多就能猜到:作者一定是苏东坡。顺便,还能联想到相关的诗句,如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此心安处是吾乡等等。

  可仔细一品,你会发现,后者在用一种通达的态度来对待人生,而前者则充满了迷茫与悲慨。

  

  在我们眼中,苏东坡一直是个秉性难改的乐天派,仕途上的坎坷、生活上的打击,他都能用自己的率真、旷达、幽默、随性来化解。

  所以,苏东坡的诗词无论前面有多么的苦闷悲伤,到后面总能飞升到一种新的境界中去,为我们呈现出一个潇洒乐观、天真烂漫的东坡形象。

  可唯独面对亡妻时,苏东坡才会把自己积极阳光的一面完全摒弃,自甘沉溺于极度的痛楚之中,走不出,也不愿走出。

  果然,此身如传舍,何处是吾乡的感慨,正因此而发。

  

  来看全词:

  临江仙·送王缄

  忘却成都来十载,因君未免思量。

  凭将清泪洒江阳。

  故山知好在,孤客自悲凉。

  坐上别愁君未见,归来欲断无肠。

  殷勤且更尽离觞。

  此身如传舍,何处是吾乡。

  ——宋·苏轼

  解析

  王缄[jiān],王弗的弟弟,对苏轼来说,他几乎成了悲伤的触媒,因为见妻弟自然想到亡妻(因君未免思量),更何况这恰好是生死两茫茫的十年。忘却成都来十载,怎么可能忘却呢?他不过是在强迫自己忘却罢了。

  王缄的到来,一下子将他修建了十年的伤痛之堤掘开了。想必,苏轼的眼中蓄满了酸楚之泪。

  只是,泪不能痛痛快快地流,他要托王缄把泪带回老家,洒向江阳,因为王弗就埋在那里……

  故山知好在,孤客自悲凉句,转写思乡之情,并寄寓了宦海沉浮、人生漂泊之感,种种情思纠缠在一起,最终熔铸成一个悲凉。

  

  过片转写送别。

  坐上别愁君未见,归来欲断无肠,前句说在送别的筵席上,心中已有万千的离愁,但为了不痛及行人,极力克制住了,不至于痛形于色;等送别归来,实在忍不住,准备好要断肠,却发现已无肠可断,原是因为愁肠早已断尽。

  欲断无肠,可见痛到了极点,比起肠千断的表达,苏轼出语更加惊人。

  那么,该如何缓解伤痛呢?必然是借酒浇愁——殷勤且更尽离觞。人都送走了,他还在不住地喝,难道不知举杯消愁愁更愁吗?

  

  图:来自《苏东坡》纪录片

  愁到最后,又愁到了人生路上。此身如传舍,何处是吾乡,传舍也即逆旅,供行人休息的旅店。

  人生就像一次远行,人就是途中的传舍,今天在这里,明天在那里,好像永远都在奔波之中,可家乡到底在哪呢?

  古人云:死人为归人,则生人为行人矣。行而不知归,失家者也。由此可见,吾乡除了有一般意义上的家乡外,还有人生终点之意。

  最后,我们再次回味字字血泪的江城子,并结束今天的临江仙赏读。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本文地址:http://www.ruibojiaoyu.net/scsx/21620.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